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打酱油  

2013-11-12 00:51:4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婆要阿根去打酱油。那就去呗,反正阿根喜欢去厦门,反正金门离厦门又不是很远。多远呢?大约10公里。反正就是坐着船过去再坐着船回来,来来回回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也许不是金门就没有酱油,而是金门没有厦门的“淘化大同”酱油——或许都不是,只是人都喜欢凑热闹,金门人甚至买个针头线脑啥的,都想削尖了脑袋往厦门挤。厦门的街道宽、厦门的楼房多,厦门的女人多,厦门的女人比金门的女人看着舒服,多看一眼是一眼。金门的男人尤其这么想。

那段时间的风声儿的确有点儿紧,甚至坐船上都听到对岸哒哒哒的枪声。阿根说,是打仗呢吧?船家说,心放在肚子里就好,子弹不盯老实人。阿根有些放心了。心一放下来,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多了起来——

每次看到阿美的时候阿根就会脸红,就想追上去问问阿美,我刚刚酥了一下你就没影了?但阿根终于是没能开口。此时,阿美的辫子就飘在阿根的视线里,辫子下面的两个肉包包跟着辫子左右地甩着。阿根看着有些眼热,就悄悄地喊了声阿美。没什么反应,阿根就又喊了声阿美。这次声音应该是大了些,阿美回头莞尔一笑,阿根就觉得那根挺着的东西酥了一下。

阿美终于肯和阿根说话了,似乎还俯下身子把嘴唇贴在了阿根的额头,那两个软软的肉球摩挲着阿根发红发胀的脸。阿根使劲地睁着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阿美的脸,嗯?阿美的脸呢?脸呢?阿根伸着两手胡乱地探着却觉得两只胳膊怎么也使不上劲。咦?怎么会这么疼呢?谁啊?

“太古码头”。船家照着阿根的后背踹了一脚。到就到了嘛,至于使这么大劲儿吗?阿根嘴里嘟囔着,不情愿地揉着眼睛,拎着自己的口袋,刚站起来就趔趄了下,险些摔在甲板上。正在拴缆绳的船家疑惑地看着阿根,这孩子,才18岁,那么宽的肩膀、那么壮实的腿,怎么就站不住呢?

这么快就到了啊?再慢点开就好了。阿根心里是这么想的,却没敢说出来,他怕别人会听出话里的梦,自己会羞得跳了海,那打酱油的事儿就只得跟海龙王商量了。嘿嘿嘿,阿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乎乎的,就忘了船家那一脚踹。

厦门已经稍稍有点秋天的意思了,街道也冷清了很多,响晴白日,很多店铺居然还关着门。阿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天闷得厉害,人动起来就是一身的汗,淘化大同的老板娘还热情地给自己沏着凉茶。这一阵子,阿根在门口坐着个把时辰了,其间还哐哐哐地敲了几次门,却连个人影也没有。以前来厦门,阿根也愿意坐在淘化大同的门口,愿意看来来往往的行人,特别是厦门女人穿旗袍身子鼓胀得要蹦出来的样子,阿根就会觉得那根挺着的东西发热。可这一次,阿根几乎没见到穿旗袍身子鼓胀得要蹦出来的厦门女人。没有就没有吧,她们哪有阿美的好。阿根安慰着自己。

哦吆你这死阿根,兵荒马乱的还敢到处乱跑。阿根恹恹地要睡了,突然被熟悉的有些撕裂感的女人的声音惊醒。抬头一看,淘化大同的老板娘正揪着自己的耳朵呢。

阿根懵着跟老板娘进了巷子。要走后门?为什么不开前门呢?阿根想问,看着老板娘有点凶的样子,就把话噎了回去。管它呢,只要有的酱油打。

口袋装得满满的,老板娘推掉阿根递过来的银元,眼神有些暧昧。这?阿根刚想问,老板娘便一巴掌拍在阿根的肩上,阿根就势坐在椅子上。这把椅子阿根很熟悉,以前的时候,老板就是坐在这里呵呵地看着伙计们迎来送往,偶尔老板娘会过来给老板锤锤肩什么的。老板呢?老板娘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唔人爱的大颗呆,甲饭配狗塞。头壳坏,说话臭奶歹,头毛亲像一普塞。惊死人!......

老板娘大概觉得自己骂得累了,终于停下来。阿根明白,老板卷着大批细软领着不知道谁家的女子好多天前坐着船跑了。阿根觉得老板娘有些可怜,眼睛里就有了温婉的内容。老板娘是何等人物,这瞬间的柔情怎么会捕捉不到,于是就把松软肥腻的臀部夯在了阿根的大腿上, 椅子上的阿根晃了一下接着就有点眩晕:老板娘肉乎乎的胸脯贴得自己几乎没了呼吸......

阿根醒来的时候天已大黑。老板娘做好了虾面喊阿根起来吃,阿根才觉得肚子里叽里咕噜,就风卷残云地吃了一碗,老板娘再端过一碗又很快见底儿。接连吃了三碗,阿根拍着自己有点发胀的肚子说饱了,老板娘的眼神又暧昧起来......

朦胧之中,阿根被嘈杂的锣鼓声和鞭炮声吵醒。突然想起回金门的事情,阿根三下两下地穿上衣服,把口袋往肩上一搭就要下楼,却被老板娘一把拽住。

“别怕,我们是解放军,你们尽管放心开门做生意。”刚刚停歇了鞭炮,喇叭里的声音传得真真切切。阿根从楼上的窗户往下看去,街道上穿黄衣服扛枪的军人一队队走过,很多人手里还拿着红旗在使劲地摇着。关上窗户,阿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老板娘。“没有船了。”老板娘声音怯怯的,而阿根听到的则是一声炸雷,顺着雷声就把老板娘推翻在地板上。

阿根记得,这一天,是1949年10月17日,厦门的日光岩顶云雾缭绕。

......       ......

阿太武山实在难以称得上是山,即便是人在山顶,也仅仅比海平面高253米,可刚上了一半,阿根就有些气喘吁吁了,还好,应该是到了吧?阿根裹紧了大衣问旁边的向导,得到向导眼神的肯定,阿根示意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中年男女打开旅行包,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两个中年男女似乎有些紧张,不小心就把旅行包掉在地上。刚才还有些力不从心的阿根顿时变得敏捷起来,推开向导就扑向了旅行包——哦哦哦哦,还好还好,阿根紧紧地抱住一个瓶子,自言自语,还好还好。

阿根小心翼翼地把瓶子在墓碑前摆好,虔诚地跪下。香雾缭绕,氤氲着丝丝热气。透过香雾,阿根仔细地辨认着瓶子上的字,口中喃喃有词——哦,这个是“酱”?......哦,是“酱”,千万别拿错了。一时间,“酱”字变成了一把顽皮的刷子,开始挠着阿根已经脆弱的泪囊。唉,这是怎么了呢?阿根有些生气了:“油”呢?它会自己跑了吗?阿根在努力地寻找着“油”字,吼身边人你们看到“油”了吗?身边人被阿根的吼声吓得愣住了......十几米开外的墓碑前,一个跪着的三十多岁的少妇缓缓地把头转向了这边。阿美?阿根觉得自己的视线清晰了很多。

阿根记得,这一天,是2001年2月7日,金门的阿太武山香雾弥漫。

 

(事件:2001年2月6日,厦门“鼓浪屿”号轮船载着76名金门籍民众从厦门驶向金门,这是52年来大陆轮船一次重要直航金门事件。)

(故事:厦门人都知道,有个金门人,一瓶酱油打了50年。)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