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打“狗”  

2013-10-23 14:56:1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站在板栗树下,聚精会神地等待着哥如何精准地用一块毛石将带锅锅的板栗击中。

“嘭!”一声闷响,我应声倒地......

 

此前的好多天,每次经过老朱家房后,看着板栗树上挣脱锅锅束缚喷薄欲出的板栗,我都要恋恋不舍地驻足良久。哥说,去偷啊?嗯,我赞许地点头,还伸出了大拇指。

 

9月末的乡下,野草成熟的味道渐浓,远远地,只要徐徐微风,那种香,便是蚕丝般搔着鼻息,忍不住让人打出一个喷嚏“啊欠!”

忍着点!哥低声地吼着我。

 

老朱家房前的路显然是死的,那些天,朱世发老婆蒋桂云的眼睛鹰隼般地逡巡着过往,尤其在上学放学的当口,只要有红领巾的影子飘忽而过,她中年肥的身子顿时瓢轻起来,忽东忽西地尾随着。

 

我们选择了蒋桂云无法忽东忽西的线路——从学校回家的那条路,直接上山,趟过荆榛草棘,一袋烟功夫,就上了山顶,汗也滋滋地顺着脑门儿渗了出来......

正是晌午饭的时候,老朱家的“富态眼子”(方言:烟囱)的烟一阵浓似一阵向上窜着。“太好了!他家中午有好“嚼咕儿”(方言:丰盛的佳肴)啊!”哥手指着老朱家的方向,胸有成竹。“你看啊,糊弄吃一顿,就不会烧这么多的火,你看那富态眼子的烟,多猛!一定是办置好嚼咕儿!”

看着哥“滚砬子”下去,我也学着他的样子,两只手臂护住脑袋、闭上眼睛,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毫发无损!哥俩大眼儿瞪小眼儿,光芒互射。

老朱家房后的园杖顽固地亘在那里:爬墙虎杂乱无章地缠着,又紧贴着一层胡椒棘子,成熟的刺密密麻麻地排开......哥无奈地看着我。

我一腚墩儿坐在杖子前,文具盒里的东西噼里啪啦掉了出来——小刀!小刀!我猛地抓起削铅笔的小刀,在哥面前得意地晃着——哦、哦、哦,哥刚想出声,又努力地噎了回去,赶忙从自己的文具盒里也掏出了削铅笔的小刀,兴奋地晃着......

一排浑身爪牙的胡椒棘子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老朱家园杖的柞木棵子终于现出了原形。

我看着哥,再怎么办?你彪,哥说,这都好几年的杖子了,你看我的。哥把衣袖往上撸了撸,后退几步——哐啷啷——老朱家园杖被哥一脚就给踹出个窟窿。我兴奋得忽地从地上跳起,却被哥一把摁住。

“卧倒!”哥的声音很低,却充满了威严。

“哞......”谁家的牛在唤食了。我低着脑袋爬在地上,大气二气三气都不敢出,肚子里的叽里咕噜却不时地顶着耳鼓。忍不住偷偷抬头,哥已经把身子探进了杖子里面,低低地喝着我,“进来,老朱家‘欻饭’(方言:吃饭)了,赶快行动!”

这板栗树长了几十年了吧?废什么话!哥制止了我。“你给我望风,一旦有什么风声儿,咱俩就顺着那个窟窿往后山跑。”我没敢说话,拍着胸脯应着。

春天的时候学校搞过军训,这阵子,匍匐前进的基本功终于派上了用场,大概匍匐到能看清老朱家房后门的模样,哥投出的泥块准确地砸在我的后背,我回头看去,哥在招手示意我回去。

看来得动硬头货了。什么是硬头货?我有些发懵。哥指着旁边的一堆毛石,“就它们”。哦,得用毛石往下打啊?哥拍了拍我的脑袋,眼神很坚定。

我再次匍匐回刚才的位置,严密注视老朱家房后门,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来犯之敌”。

肚子依旧不争气地叽里咕噜,那些“尖溜鸣”(蝉的方言叫法)也不知躲在哪里看着我的笑话。仄愣着耳朵,我甚至能听到老朱家胡吃海喝的声音。难怪姓朱,还真能吃。咦?哥的硬头货用得怎样了?我老佩服哥了,他就是我心目中的神枪手!打弹弓,说是要打鸭子,却能让好几只鸡屡屡受伤......总之,比我是强多了,我连弹弓还撑不起来呢!

老朱家吃兴正酣,蒋桂云哪还顾得上跟着红领巾忽东忽西?这样鼓励着自己,便勇敢地站了起来,我就是想看看哥如何精准地用一块毛石将带锅锅的板栗击中——

 

听到我的惨叫,哥冲了过来,抓起我就往后山跑。

朱世发和蒋桂云呼号乱叫声被甩在了身后。

“这下子完了吧?我要是死了,就剩你一个了......”“死不了,离心大老远呢!”哥一边气喘吁吁地背着我拼命地跑,一边安慰着我。

终于听不到朱世发和蒋桂云的声音了。

卫生所到了。

“怎么把头还砸碎了?”这是艾大夫的声音。

“唉,别提了,放学回家,他半道儿憋不住要拉粑粑,我说行,你拉吧。也不凑巧,他吭哧吭哧地使劲呢,不道谁家的狗就窜了出来。吃粑粑倒行,要是不小心把腚给他咬了那不就麻烦了吗?我瞅准狗一毛石“崴”(方言:扔、掷)过去......”

“唉,你说说你哥俩,这闹什么景!”艾大夫一边叹气一边给我包扎伤口。

我当时神智是清醒的。哥那么说,我觉得不对,刚想申辩,哥就踹了我一脚。

偷栗未成脑先残。学不能上了,假也是哥请的。我的班主任问他:“怎么搞的?”

哥说:“唉,别提了,放学回家,他半道儿憋不住要拉粑粑,我说行,你拉吧。也不凑巧,他吭哧吭哧地使劲呢,不道谁家的狗就窜了出来。吃粑粑倒行,要是不小心把腚给他咬了那不就麻烦了吗?我瞅准狗一毛石“崴”(方言:扔、掷)过去......”

 

(文:棋簿紫)

 


打“狗”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图: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123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