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上)   

2014-11-02 06:35:3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秋时节,东北沿海的渔民会做什么?沿途又会有怎样的风光?为了一探究竟,10月31日,我斥“巨资”300元雇了一位对丹东沿海地带风土人情十分熟悉的向导开始了丹东西海岸之旅(解释一下“丹东西海岸”——以丹东的东港市沿海为界,向西至大孤山沿海为丹东西海岸,向东至安民沿海为东海岸)。(共30张图片)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早上7点多一点,旅程从丹东大孤山经济区沿海开始。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芦苇在近处,大孤山在远处——深秋的味道,愈发浓了......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偶尔会看到沿海养殖区的海水被放干,裸露出人工礁石。向导老许告诉我,这样的人工礁石是用来养殖竹节蛏子的。“你来得晚了,蛏子早就收了已经上市销售了。”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地人俗称的“大抓子”正在作业。“大抓子”其实就是挖掘机。看到了挖掘机就想起了“哪家强”。深秋时节,挖掘滩涂哪家强?西海岸“大抓”正在忙。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进入黄土坎镇沿海。正值退潮。深秋的早晨,天气时晴时阴,这只孤独的海鸥在浅滩上似乎有些不适。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一直对渔民怎么收获小人蚬很好奇,现在,机会来了——隔着芦苇的那片滩涂,可以隐约看到有人在海泥里刨着什么。老许说,你现在看到的是拦小人蚬。这个季节,大规模扒小人蚬的场面肯定是看不到了,不过,拦小人蚬和扒小人蚬在操作上其实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拦小人蚬是大规模扒小人蚬的后续工作,将漏掉的小人蚬再扒一次,也就是二次秋收。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还是把二次秋收叫扒小人蚬吧。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向导老许是黄土坎本地人,一下子就被这位扒小人蚬的渔民认了出来。二人是小学同学,已经几十年没有联系。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许的同学说自己刚到一会儿,收获不多。这是老徐的同学当时的收获。老许的同学说,稍等一下,我简单洗洗就能看清楚小人蚬的本来面目了。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被简单清洗过的小人蚬。这个季节的小人蚬,真肥啊!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扒小人蚬是个弯腰撅腚出大力的活儿,我们不好耽搁老许的同学太多时间,影响人家挣钱,便匆匆告辞。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离开了扒小人蚬的滩涂,老许把车开到一处养虾场。“看渔民怎么捕捞对虾?”我问,老徐说:“这个时候还捕捞什么对虾?早就过了。我今天让你看看虾池子里的胖头鱼是怎么捞出来的,眼下是捕捞胖头鱼的旺季。”因为有客户要看胖头鱼的大小成色,这位渔民需要下到池子里捞样子。我先跳上了小船,等着渔民摇桨。岸上最右边的人就是我的向导老许。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网是事先“埋伏”在虾池子里的,专门给客户看样子准备的。捞样子的渔民将网具拎起来,让胖头鱼落到网底。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胖头鱼全部沉底后,渔民将网具拎上船用绳勒紧,避免活蹦乱跳的胖头鱼逃跑。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这是捞出来的样子里最大的一条胖头鱼,大约有八两重。捞样子的渔民说,这不算最大的,在这个季节,最大的胖头鱼有一斤多的。但客户嫌其他的个头儿小,要养虾场老板再养几天。老许告诉我,在这个季节,客户对于胖头鱼的要求是每个都要达到四五两重才可以,也就是说,两条胖头鱼就能称上一斤。而一斤的胖头鱼从养虾场售出的价格在每斤5元左右。这样大个头的胖头鱼基本不在本地市场销售,而是装上冷藏车直接运往外地。到此,我多年的疑问总算有了答案:身为海边人,我从来就没吃过四五两乃至一斤重的大个儿胖头鱼!因为交易未能达成,我想看开闸放鱼的愿望落空。老许安慰我,没关系,机会还有,你等我电话。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离开养虾场上了公路,很快就进入椅圈镇的沿海地带。老许眼尖,“你看,有渔船回来了!”这个地方当地人称枣儿沟大闸,是一个非常简易的码头,只能停泊小型渔船。此时,潮水正在上涨,泊在潮沟远端的渔船陆续使近码头。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因为潮水刚刚上涨,渔船无法完全靠上码头,只能在岸上和渔船之间搭起跳板供渔民卸货。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船上的渔民发现了我,立即抓起一条鱼摆出萌萌哒的造型。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型渔船都是在近海小规模作业,所载渔获也不甚壮观。小渔船的作业周期基本上是24小时,譬如说正靠上码头的渔船,卸下渔获后便立即出海,第二天的这个时候会再回到这个码头。因为是自家小船的小规模作业,渔民在海上有充裕的时间将捕获的各种海鲜进行分拣装袋,此时看到,渔民正向岸上运送已经分拣好的香螺。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船主的运货车停在岸边。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海生的梭子蟹是海鲜里的贵族。(因为现在大多数梭子蟹都是人工养殖的)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海生的花盖蟹子也不多见,这艘渔船也仅仅收获了这一筐而已。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正下船的这筐海鲜有不少好东西呢——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就是渔民抓起来对着相机摆萌造型的那条鱼。仅此一条。这种鱼在近海罕见,渔民也搞不清它是怎样的品种,只能模糊地说好像是来自非洲。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对虾被大规模养殖的今天,这种海生大对虾绝对是珍稀动物了。而被大对虾压在下面的虾爬子则显得渺小了。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海生的沙虾。生炝沙虾一直就是我的最爱。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更早靠岸的渔民正在抓紧时间补网,稍过一会潮水涨满,他们将继续出海——几乎是马不停蹄!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深秋时节最适合晒鱼,即使是忙碌的船上渔民也是如此。这是渔民晾晒在船上的扒皮鱼。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更早靠岸的渔民在卸下渔获后,解开缆绳,准备出海。
 
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 - 棋簿紫 - 棋簿紫
潮水依旧在上涨,不需要多一会儿,辛苦的渔民将再次起航。离开枣儿沟大闸码头,我继续向东,沿途更多更美的海岸风光正在向我招手......(敬请关注《丹东西海岸之深秋行(下)》)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转载复制请注明出处)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134224)| 评论(1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