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老家70年代的痕迹   

2014-03-07 06:50:5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3月5日,东北的早春,我带上相机回到老家,以期寻找1970年代的痕迹——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下了车,首先踏上这条上坡土路,向北。这条路现在看去很窄,而在我的儿时,它更窄,大致有现在的三分之一宽,却是非走不可的路——学校组织我们去5里外的四工地(老家人对一处军营的叫法)看电影、哥领着我去6里外的黄金口商店买年画......走在路上,我在想小学一年级的事情:那一年的夏天,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每人拎着一只小板凳,排队走着,我们要去四工地看电影。行进间,我唱出一句“小弟弟小妹妹大家来开故事会......”,这就算是起头了,紧跟着是百十来个个小朋友齐唱《故事会》这首歌。按现在的叫法,我当时是班级的文艺委员?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右手边的山坡上,有老农在拾掇地,准备春耕了。山,还是那座山,地,也是那片地——只是,那板栗树,有些陌生,应该是后来栽上的吧?至于那老农,是我儿时认识的吗?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走得不快,因为要拍照,基本上是走走停停,大概有二十分钟,我才接近这条路的“岗梁”(老家的叫法,坡路的最顶端)。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站在土路的最高处“岗梁”向下回望——那一排整齐的房子是我的母校,给我启蒙的地方!位置还是那个位置,只是房子,已经焕然一新。更远端,是正在修建的高铁。其实,在踏上土路的发端时,母校就在我的右手边,我是可以走进去的, 但,还是忍住了,物非人非,还是不要彼此打扰了吧——想到这时,我几近潸然......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地里的农家肥,还是儿时的样子:以草木灰为主,拌合人畜的粪便。 (据说这是上等的肥料)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得继续前行。转回头,是下坡的土路。进入视野的村落叫八队——这是我儿时的叫法,因为我不知道它现在该怎么称呼,叫“八组”吗?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栋废弃的旧房子在1970年代的农村,算是豪华建筑了,只是我想不起来,当初,它是做什么用的,难道会是青年点(知青住的地方)吗?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站在下坡的土路上,拉远镜头会看到右手边的这座水库——那里,藏着太多我儿时的乐趣:冬天里,滑冰、看大人清鱼;夏天里,游泳、打水战。那里,也曾经发生过修水库时炸死人的不幸事件......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回望来时路——我就是从那个“岗梁”——类似山坳的地方走过来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土路的尽头,是个节点。接下来,我要进入八队的居民区;接下来,我要走一段柏油路——路的宽度、方向,都是儿时的样子,只是路面,已经完全不同!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幢房子,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从几岁开始,我就经常会见到它,若是它有灵性,还记得我这个老朋友吗?显然,这幢始建于70年代的老房子在近些年有了修缮:房檐、墙裙......都已不是我儿时的样子了。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家的草垛。依然以稻草为主,但比我儿时多了些柴禾——这在以水田为主的老家来说,显然是一件“高大上”的事情了。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几十年嵌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场景——鸡们在垃圾堆里刨食。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居然走错了路,顺着没有柏油的土路上去了。走到最后才发现,已经没了路,只好回到柏油路上。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走错路的好处是我有了大大的收获——出现在镜头里的,除了那彩色瓦,其他的,完全保留着我儿时的样子——1970年代的样子!土坯房、左边的土坯耳房、稻草垛、石头干插墙和堆起来的稻草灰......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而这幢房子则是完全的1970年代的样子——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唯一能体现现代气息的,是旁门两边的空心砖——我的儿时,老家是没有空心砖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回到柏油路继续向东北方向行进,拍了张右手边这幢已经闲置的房子,它的主人去哪儿了?这种民房在1970年代的老家,是极少数有钱人家的居所——房顶删着的是半草半瓦,墙面抹着白灰,墙裙是水泥勾缝儿——但,这类民居是典型的“面子工程”,因为它的内在是黄泥结构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顺着柏油路下坡,是另外的去处——黄金口——现在应该叫黄金口村吧?镜头里出现的建筑,便是四工地所属的部队营房的一部分,在1987年的百万大裁军中,它的历史使命宣告结束。就是这座横着的营房,系着我儿时的两件大事:第一件,在这幢空旷的大房子里,我和小伙伴们一起看了一部彩色版的电影《南征北战》;第二件,在这幢空旷的大房子里,我和小伙伴们来给解放军叔叔作慰问演出,演出的节目是表演唱《担水》,内容是拥军的,我是领唱——“有一天大雪下,风吼天冷路又滑,小华她顶风冒雪来到了军属李奶奶的家......”我们的表演很动情,解放军叔叔很感动。解放军叔叔一感动,我便平生第一次吃到了炒花生、平生第一次喝上了茶水......(关于百万大裁军留下的营房,我将在以后的《当年军营今何在》中作详细介绍。)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而对于四工地,这一处营房我是无论如何得介绍一下的。这幢房子,当年是四工地的食堂。(据了解,四工地系一个连之所在)请注意房子的左边——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就是那幢营房左边的建筑,四工地食堂的菜窖。小时候,每每经过这段路,都要忍不住远望很久,心中的渴念是何等的强烈!——那食堂,烹着怎样的香滋辣味?那菜窖,埋着怎样的美味珍馐?只是大人用力地扯着,才极不情愿迈出了脚步!当年,那是人气极旺的一个去处,我却不得近观;如今,我虽亲近了它,却是人去屋空,一片荒芜......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就在那个食堂之所在,我频频按动着快门,继而如儿时一般联想良久,猛一抬头,却发现远山被烧成这般模样(显然是正月十五上坟人的“杰作”)。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站在四工地食堂之所在,我四下里打量着,发现了远处这条有些熟悉的路——方向、路宽,还是儿时的模样,只是路面铺上了柏油。这条路,我走过,但不多,偶尔,从黄金口商店返回,母亲会带着我顺这条路翻过“岗梁”去大赫屯我二姥娘(我母亲的婶子)家。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离开四工地营房区,顺着柏油路再走上十来分钟,在左手边的一个小岗梁上,便是我儿时的CBD(中央商务区)——黄金口商店!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虽然黄金口商店的样子与1970年代相比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然而,这幢我儿时的CBD,早在N年前就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胆地敲着这扇紧闭的铁门。
 老家纪行:我在2014年的早春寻找老家70年代的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心的主人将我让进屋里,我居然发现了1970年代一般家庭没有的奢侈品——钻石牌缝纫机。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心的主人告诉我,黄金口商店解体后,房子几易承包人,他是最新的承包人,从外地来这儿养牛的。主人很热情,领着我先看商店以前的仓库——眼前的这幢房子便是。在我的儿时,完全不知道在商店的店面背后,还有这样“隐秘”的去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主人打开商店的后门——这就我儿时的CBD吗?这就是那个进得门来便会在我的鼻孔里充塞着糖香、果香和点心香的CBD吗?这就是让我儿时的脚步不忍离去的CBD吗?主人告诉我,商店解体后经过多轮承包,内部构造已经跟原来大相径庭。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谢别主人,我顺手拍下了这张图片。3月5日的辽东,风头稍劲,那墙头上的蒿草随风摇动,像是跟我招手,也像是唤我儿时的记忆:1970年代,在老家及周边的十里八村,黄金口商店几乎是唯一的经营小百货、日杂、布匹的商店,我们家哪怕是买个针头线脑打个酱油也得步行七八里到这个“中央商务区”。我记忆最深的是——有一年快过春节了,父亲突然想起年画没买,临时打发哥去黄金口商店买年画,哥嫌我年幼跑不起来耽误事儿,最后拗不过我的要死要活只好带着我,不想我居然可以一路小跑七八里,跟着哥到了黄金口商店时,人家快下班了,而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长大后及至现在,哥都常常拿起这事儿来调侃我,“你小时候就是个无赖,差点坏了大事儿......”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老家到黄金口商店,已是七八里的路程,看着前面的小赫屯,我有些恐惧了——我走不动了、太累了,哪里还有一点点儿时一路小跑七八里不知道累的状态?  于是决定,顺原路返回!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路边地里不起眼的苞米茬子(老家人叫苞米根子)让我心生亲切。在1970年代的老家,由于主要耕地为水田,老家人生火做饭的主要能源便是稻草,但稻草火偏软,而苞米茬子的火偏硬,所以,每年春耕之前,老家人便到为数不多的旱田里将苞米茬子刨出,等上若干天让风将苞米茬上的土吹干,再用榔头等农具将土敲干净,拿回家里做硬火源。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返回的路上遇到一位肩扛镢头去地里刨苞米茬子的妇女。拍下这张图片后我在想,她应该是个左撇子。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4年的春天,在老家还能见到这么年轻干农活的劳动力,太稀罕!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顺原路返回再次经过8队居民区时,我发现了这口井——我记得,小时候这口井是敞着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儿时,每每经过这条小河时,总是忍不住俯下身子玩会水。如今再见,这条河,比起儿时,已经瘦了太多太多......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一直对这处红色的灌木很好奇,小时候就想知道它的名字,却是到了如今也一无所获。我只知道它很勤奋,好像比老家所有的植物都要早地报春。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返回的路上才注意到这果园的杖子。果园还是那个果园,杖子很像儿时的杖子——很像而已,一排杖子不可能几十年不换新的,不变的,样式而已。关于这个果园、关于这样的杖子,记忆里,有太多儿时的故事——冬季夜色中,我会跟着姐哥趁着看园人不在,几脚踹掉一下,拿回家做顶级火源——不能踹太多,更不能只盯着一个地方踹,幸好几次“作案”都没有被看园人发现。夏秋之季,果园对于一个孩子太具诱惑力了——1970年代的乡下,能见到水果是极其罕见的事情,于是,果园岂止是对于孩子极具诱惑力,对于大人也是如此。记忆最深的是我四叔,虎着胆子去偷果园被看园人发现,抓到学习班里,挨了顿胖揍拉出来批斗不说,还被强制劳动了半个月。儿时的果园,那是怎样的让我又爱又恨的去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又回到去时的那个“岗梁”,这次才注意到上面挂着个牌牌——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呵呵,“此石危险 注意”。放心,我注意着呢!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些年,忙于生计,多少有不孝之嫌——我已经很久没去祖坟了,况且,父亲也跟先人葬在一处。原本想在正月十五之前送灯时祭拜一下先人,不想一场大病使得孝心化为泡影。既然回到了老家经过他们长眠的这座山,无论如何得到坟上磕几个头的。我满心愧疚地跪在祖坟前,口中念念有词:“列祖列宗、爸,对不起......”   拜毕,我站起来望着山下,隔着树丛,拍下了这张图片。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下山。哦,又是一处儿时的老房子!只是我记不得这户人家是谁了。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下山走在来时的路上,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我得从这果园穿过去——穿过果园,西边就是现在的敬老院也是我们家老宅所在地——我就诞生在老宅里,在襁褓之中,我随父母姐哥搬到了山下。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张图片故事很多——左边那堵墙的里边是敬老院,也是我家老宅所在。老宅最后一个主人是我四叔,他去世后,那片老宅卖给了当地政府建敬老院——新建筑一天天多了起来,而老宅已彻底不复存在!远端那个类似房子的建筑,是现在的水塔,也是很早年前养育了我的祖先和家人的小井之所在(当初,老宅周围,山上只有我们家独处)。挨着墙的,原本是有些深度的沟,夏天里会有水,冬天里会结冰,如今,还哪里有沟的影子?能看到果树的山坡,最早的时候是没有果树的,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有零星的较高的柞树等杂树,我太爷就是在其中的一棵树上吊死的——当然,那时“低标准”年代,还没有我。因为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儿时的我,常在秋冬时节感觉到山坡的肃杀,特别是北风吹着枯黄树叶发出的声音,很是瘆人......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把镜头使劲地拉远——对,就是这里,我的小井!在镜头里看到时,我已经泪水模糊了......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障碍物挡住了我的去路——这是敬老院设置的与果园隔开的障碍物。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但是,我得想办法越过去。这种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障碍一定是有漏洞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终于穿越过来,很费劲。过来之后,我转过身给这个障碍物来了个全景——我是从画面左侧无铁丝网一侧小心翼翼地穿过来的——画面底端,还留下了我拍照的影子呢!我刚才说什么来着?防君子不防小人?我是小人吗?呵呵......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了,现在,我是从山上老宅处(即现在的敬老院)往下走,寻找我的第二老宅——承载着我儿时记忆最多的那幢房子。在我们家人嘴里,“山上”就是老宅,“山下”就是我父母与大家庭分家另过后跟大多数人群居的那幢房子。二者相聚遥远吗?不,大致有100米的样子。这条路,大致是儿时的那条路——在儿时那条路的基础上加宽,铺了柏油,且通了公共汽车。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路边这块地,应该是后来垦出来的,儿时没有,一位让我陌生的老农正在耙地。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山上”到“山下”这100米左右的路程中,我端着相机一直在搜索路右边山上一个跟我父亲有关的地方——老家人叫“石青”——大了之后我知道,那不叫“石青”,而是老家人把“石坑”说土了说成“石青”。几经努力,我的镜头终于捕捉到了——画面中电线杆子上方的凹处,就是我儿时的“石坑”(石青)。很显然,它已经荒废了。儿时的石坑,产优质的花岗岩,父亲当时是生产队的会计,为了给生产队创收,便跟一些建筑工地联系,将石坑采出的花岗岩卖出去。说实在的,生产队的金库厚实了,我们家的日子也较平常人家稍好,也正因为此,父亲遭到了无情的批斗——那石坑下有一口井,父亲被批得走投无路时,曾跳井寻死。虽然文革结束后父亲被平反,然而,老家,却仅仅是我儿时那几年的老家而已——故土难离,不胜唏嘘!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路旁这窄窄的沟依稀有着儿时的影子,只是它太窄了!儿时,这有沟的的地方其实是一条小河,夏日流水不断,跨过小河,走上几步,就能到学校上学;冬日冰面晶莹,那是我真正的儿童乐园......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找到了我的“第二老宅”!这棵松树应该是后来载上的。房后的那条路还在,只是比原来多铺了些砂石料——哦,当然,那个涵洞,也是原来没有的。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在寻找属于我的儿时痕迹——砌在厕所下面的石头!对,石头,还是原来的石头!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的“第二老宅”已经消失,新主人在原址上盖了新的房子——从我儿时的茅草房到2014年3月5日我看到的这幢气派的瓦房——这是怎样的沧桑巨变——而留给我的,仅仅是那些不曾变样的几块石头......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来到房后。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早春的老家,似乎很安静,使得我寻找儿时伙伴的念头成为妄想。就在我黯然神伤时,这位老人闯进了我的镜头。她端详了我一会,居然叫出了我的乳名!她这一叫,我积压在心头的乡情顿时化成泪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老人叫赵连英,从年龄上,是我父母的同代人,但在辈分上,我得叫她三舅奶——“你妈身体还好吗?”“好,还好”“唉,都老了。”“是啊,都老了,我们也不年轻了......”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老人是老家前院的邻居,叫何凤兰,跟我的父母也是同代人,我得叫她三大娘——儿时就是这么叫。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告别了老家两位邻居长辈,我惦记着大队的铁匠炉。(大队是儿时的叫法,现在叫村。)我对铁匠炉有着极深的感情——儿时上一年级时,铁匠炉是我必经的地方,上学放学,只要是被铁匠炉的王师傅碰上,他就得“蹂躏”我一番:捏我的脸蛋。后来他跟我妈解释喜欢“蹂躏”我的原因:这孩子胖乎乎的还有礼貌,你怎么搓搓他都不恼从来不骂人。哎呀呀我的王师傅,你哪里知道,我是在那里忍呢!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进门我就问:“王师傅在吗?”“王师傅不在,他不是铁匠啊,他是钉马掌的,现在哪还有钉马掌的了?所以就不干了。”回话的师傅姓崔,家住四队。让我惊奇的是,崔师傅居然一下子认出了我,“你是xxx家老二吧?”“哦?你怎么知道?”“嘿嘿,你跟你父亲长得太像了!”。(敢情我小时候在老家还是很有知名度的哦!)
 
如今老家的70年代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铁匠炉对面的厕所还在,只是基本上处于废弃状态了。儿时,厕所刚建好没使用时,我总爱围着看,原因有二:我喜欢水泥养生时那个味道;厕所外面的男女二字出自大队王会计之手,我羡慕他写得一手好字。
 
老家纪行:我在2014年的早春寻找老家70年代的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村委会大门口的字依旧是1970年代的(颜色应该是后来涂上去的),出自王会计之手。
 
老家纪行:我在2014年的早春寻找老家70年代的痕迹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村委会大门口的字依旧是1970年代的,出自大队王会计之手。建筑依旧字还在,王会计人呢?等下一次回老家我再慢慢寻找吧!
 
结束了这一程的拍摄,我在心里问自己:一个人,在2014年的早春寻找1970年代老家的痕迹,找到了吗?如今的老家不可谓变化不大,但是老家,多了什么?少了什么?不变的,又是什么?而老家,又是什么呢?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72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