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世界杯记忆.续   

2014-07-12 11:36:1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0年意大利之夏,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通过电视全面了解世界杯。

      

那年,全中国都在唱钟镇涛的新歌《只要你过得比我好》;那年,我跟一个叫慕雪峰的沈阳人,经常躲在某个角落,各自抱着吉他,我一句他一句地“像个孩子似的,神情忘不掉,你的笑对我一生很重要。......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一直到老。”吼完了钟镇涛,我们试着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将拉晾衣绳的两根铁管中间的区域当做球门,玩着我们自己的“世界杯”,配合火热的意大利之夏。

慕雪峰是“四只眼”,高度近视且身材清瘦,将近一米九,标准的守门员身高。我叫他慕“瞎子”。

“瞎子”站在“球门区”的前沿。我是唯一的前锋、单箭头。我的身后,没有前卫和后卫,更不存在我方的守门员。

“瞎子”经常会做出在我看来是“世界级”的扑救,身手相当了得!后来他告诉我,在母校,他就是校队的守门员。沈阳男人大都能玩几下足球,从他的身手来看,“瞎子”话不瞎。

一个前锋对一个守门员的游戏,就是我跟慕雪峰两个人的“世界杯”了。(有时候他会像一个中后卫一样,很嚣张地出来骚扰我;我偶尔有过晃过他打空门的“壮举”)

白天,我们用木吉他和“世界杯”打发着难熬的光阴;深夜和凌晨,我们便和另外三两个身份特殊权利也特殊的人,在一个被吊起来的19寸黑白电视机的下方,坐着小板凳儿,很吃力地仰起头,静悄悄地看着一场又一场的世界杯比赛。

在当时,我们几个拥有特殊权利的人所看的世界杯,基本处在“默片时代”;1990年,意大利之夏,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电视伴音被关掉,我们只能用自己有限的“足球语言”在心里解读比赛——这练就了我们此后看球的不业余。)

那时看球,已经比较专业了。

白天,我跟慕瞎子必须要做的功课,除了木吉他和“世界杯”,就是拿出赛程表,对比赛形势进行预判和分析......

1990世界杯几乎成了马拉多纳的绝唱,真正的主角是马特乌斯们!

还有还有,非洲雄狮喀麦隆的米拉大叔。

其实,在1990年世界杯开赛之前,我和慕瞎子津津乐道的不是阿根廷、更不是联邦德国,而是让全世界都垂涎欲滴的“荷兰三剑客”,以至于在当时,我们几乎步调一致地看好荷兰队可以夺冠。

结果,三剑客在那届世界杯上的表现差强人意——我们错了......    (AC米兰时代的“荷兰三剑客”:古利特、巴斯滕、里杰卡尔德)

如此说来,我的少年心足球梦应该是从1990年开始的。从此以后便执拗地认为,不喜欢甚至不踢两脚足球,真的很不男人。

感谢那个还可以踢两脚球的时代!(现在的孩子还能随便找一个地方随便踢两脚球吗?)

 

(我喜欢荷兰足球,跟夺冠与否没有任何关系。有荷兰足球,这个世界就有最好看的足球,尽管荷兰人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上再次与冠军无缘。对了,范巴斯滕的球风跟当时辽宁队的李华筠很像的——这可能是我尤其偏爱他的原因之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5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