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朝鲜人在中国(1)   

2014-09-02 22:05:4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3年12月16日,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时年74岁的朝鲜人吴春子来说,却是那么的不同,在拿到这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证”(绿卡)之前,她已经在中国侨居了几乎半个世纪!(共65张图片)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图为吴春子持有的中国绿卡(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证”)的另一面。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为了纪念拿到中国绿卡,吴春子老人穿上自己压箱底儿的珍贵礼服,拍下了这张照片。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尽管拿到了中国绿卡,获得了在中国的永久居留权,但在法律上,吴春子依旧是朝鲜公民。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年近75岁的吴春子老人回忆起1964年4月4日离开朝鲜那个惊险的凌晨,依旧心有余悸!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64年的朝鲜,要比同时期的中国富裕很多。与近些年的朝鲜偷渡客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和寻求政治庇护不同,吴春子当年离开朝鲜,完全是为了爱情。图为吴春子的朝鲜两江道的户口簿。发放时间:1962年。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40年1月4日,吴春子出生在朝鲜的黄海南道。在她10岁那年,朝鲜战争爆发,父亲作为民兵(或民工)跟随大部队开赴前线,却不幸在停战前夕被美军炸弹击中而牺牲,撇下吴春子母亲和9个孩子。朝鲜停战不久,吴春子的母亲也撒手人寰。就这样,吴春子和其余8个哥姐弟妹成了烈士遗孤。图为吴春子的朝鲜户口簿内页。照片上的吴春子时年22岁。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图为吴春子的朝鲜户口簿内页。依图可见,吴春子的户口信息最后一次被签核的时间是1964年2月9(?)日。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图为吴春子的朝鲜户口簿内页。依图可见,吴春子的户口簿持有期限为1962年8月10日至1967年8月9日。还没等到新户口簿的换发,吴春子的人生就出现了重大转折,而这一转折源于她的跨国婚姻——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63年12月5日,23岁的吴春子和来自中国的30岁朝鲜族青年金云风结婚了。这是现今能找到的与金云风(已故)有关的最早的一张照片,拍摄时间大约为1974年,拍摄地是中国的吉林省长白县某照相馆。其时,吴春子已侨居中国约10年,丈夫金云风约40岁。图示——从左至右:双胞胎次子金龙九、二女金明花、吴春子、三子金龙天(金龙耀)、金云风、长女金明月、双胞胎长子金龙三。就在拍下这张照片的第二年,吴春子和金云风最后一个孩子金明素出生了。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4年8月27日,图左的女士就是金明素)虽然在中国生活了50年,但吴春子老人不会中文也听不懂中文,她的传奇经历完全靠金明素的翻译才被我逐字逐句地记录下来。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4年8月27日下午,吴春子老人一边和女儿金明素翻捡着老照片,一边跟我讲述她结识丈夫金云风以及为了爱情离开朝鲜的经历。1962年以前,中朝之间的划界比较模糊,两国边民的往来比较自由,吴春子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结识了到朝鲜寻亲的金云风。金云风出生在中国吉林长白县新房子乡虎洞沟村,祖籍朝鲜两江道。1959年,失去双亲生活无依的金云风涉鸭绿江长白山一段来到朝鲜的两江道惠山市农村,投奔在当地政府一个部门任职的叔叔。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张全家福拍摄于1980年代中后期。拍摄地为吉林长白县新房子乡虎洞沟村)1963年,已经30岁的金云风依然独身一人,这让他的叔叔十分着急,就委托警方负责户口登记的朋友留心一下适龄女性。通过金云风叔叔朋友的牵线,当时已从黄海南道投亲到两江道的烈士遗孤吴春子走进了金云风的世界。女方根红苗正、男方有政府工作人员作保,1963年12月5日,两个异国同源的青年男女在两江道喜结连理。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说,金云风的身上虽然流着朝鲜人的血,但因生长在中国,对朝鲜的生产生活有太多的不适,结婚不久便提出要带着新婚妻子回中国的要求。虽然当时朝鲜的物质生活水平要好中国很多,但为了丈夫,吴春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是,当夫妻俩即将启程的时候,两道几乎无法逾越的鸿沟横亘在他们面前——在此前的1962年,中国政府与朝鲜政府签订了《中朝边界条约》,这意味着,吴春子跟丈夫到中国,至少有偷渡的嫌疑!而要在4月份涉鸭绿江进入中国境内,随时有踩踏已经解冻的冰层溺水身亡的危险!吴春子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跟在丈夫的身后上路了。那一刻,是1964年4月4日凌晨4点左右。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张拍摄于2014年8月27日照片显示,吴春子老人依旧保持着朝鲜人的生活习惯:直接睡在紧挨地板的床垫上)那是怎样的一个生死攸关的时刻——鸭绿江朝鲜两江道的岸上,残雪未消,前方200米左右就是中国的吉林省长白县,夫妻俩却用了1个多小时走完——金云风用力地攥着吴春子的手,“你等在这里别动,我先探路。如果我不幸踩踏冰层掉进去,你就赶紧往回跑,我们不能两个人全交给了鸭绿江;如果冰层撑得住,我就返回来接你。”吴春子懂事地点头。每一次嘎吱声从冰面传来,吴春子都像是跌进了万丈深渊,她似乎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心已经完全被那嘎吱作响的冰面给攫去了......不知什么时候,金云风从江面上返了回来,并折下一棵树枝,“来,抓住它,我在前面,你在后面,走!”吴春子机械地抓着树枝,跟在丈夫后面......突然,金云风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让几乎无意识的吴春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中国到了!4月初的长白山南麓,夜里的气温依然有零下十几度,但吴春子发现,丈夫金云风摘下狗皮帽子的时候,满头汗水已经流向面颊。吴春子说,“那不是热,那是惊吓过度啊!”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吉林省长白县公安局在1977年发给吴春子的“外国人户口本”。半个世纪过去了,回忆1964年4月4日的那个凌晨,吴春子也有着一丝庆幸。虽然中朝两国在1962年已经划界明确,但边境的管理并不像现在这么严格,因为朝鲜的经济要比中国发达,朝鲜边防似乎也不担心偷渡的事情发生。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张照片拍摄于1965年9月,拍摄地是吉林临江地区一个铜矿的照相馆。1965年,是吴春子到中国的第二年,这一年的3月24日,她生下双胞胎儿子,老大金龙三、老二金龙九。刚到中国时,因为暂时没有住房,生产队安排吴春子和丈夫住在生产队牛棚旁边的饲养所里。虽然居住条件艰苦,但吴春子在其他方面享受的待遇却比当地社员要好很多。当时,政府每月会给朝侨发放4斤白面、2斤大米以及食用油等其他生活用品,这样的待遇,甭说是在只有7户人家的虎洞沟7队,即便放眼整个中国,也属于高大上阶层了。由于当地汉民较多,语言的障碍使得吴春子很难融进主流生活;不久,文革开始,中朝关系吃紧,吴春子享有的让当地社员羡慕嫉妒恨的朝侨待遇就此终止。为此,她甚至动过返回朝鲜的念头,但随着孩子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生,她只能放弃。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吴春子老人目前提供的最早的来自朝鲜亲人的书信,写信时间是1976年7月25日。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书信的背面)文革中后期,中朝关系才逐渐回暖,吴春子与在朝鲜的亲人中断多年的联系也得以再续。这封信是吴春子的侄子写给吴春子和金云风的问候信。据金明素女士提供的翻译,信的大致内容如下:1975年,吴春子带着双胞胎儿子回到朝鲜探亲。一年后、吴春子的侄子给在中国的姑姑和姑父写信问侯。信里提到,在中国的弟弟、妹妹如何?什么时候再到朝鲜探亲?信里面还提到,如果吴春子再回朝鲜探亲,就顺便带个口琴过来,等等。(在此向金明素女士致谢!)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第二次回国探亲的时间是1980年代中期。这张照片是吴春子回国探亲期间在朝鲜两江道首府惠山市的普天堡战斗胜利纪念塔前留下的。普天堡战斗胜利纪念塔,1967年修建,高38.7米,长30.3米,是为了纪念在1937年6月4日在邻近的“普天普郡”金日成领导的游击队偷袭当时入侵的日本警察派出所,杀死许多日本警察的事件。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80年代中期,吴春子回国探亲时在两江道首府惠山市留影。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8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已经全面改革开放,但部分地区包括吴春子居住的吉林省长白县的经济仍与朝鲜有一定的差距。当时,在中国居住的朝侨和中国的朝鲜族公民赴朝探亲潮风起,不少人因此捞了第一桶金(当时的易货贸易),至少也会从朝鲜带走在中国还不多见的物品。这件旅行箱就是吴春子第二次回国探亲时,从朝鲜带到中国的。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说,文革开始后,有关部门会经常召集当地的朝侨开会,动员他们返回朝鲜,但几乎无人响应。一些朝侨不想回国参加繁重的集体劳动,在中国,至少还能享有一定的朝侨待遇,譬如不用干太多太重的活等。他们到中国的出发点跟吴春子为了爱情是截然不同的。当时的政策很宽松,也不存在强制遣送一说。然而,这一切,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有了明显的变化:边境管理规范了、严格了。明显的变化之一是公安部门向朝侨核发居留证。这个核发于1987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居留证”属于吴春子,发证机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该证的有效期经过几次签字,最终定格在2006年12月31日。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居留证”内页。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居留证”内页。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居留证”内页。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居留证”内页。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居留证”内页。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92年前后,中朝关系再次遇冷。这本属于吴春子的朝鲜护照恰恰签发于1992年。只是,在拥有了这本护照后,吴春子再也没有踏进朝鲜的土地。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持有的朝鲜护照的内页)是吴春子不爱他的朝鲜亲人了吗?恰恰相反,正因为爱,这些年,吴春子和她的儿女完全断绝了跟朝鲜亲友的联系。1990年代开始,吴春子的儿女跟韩国人生意上的往来逐渐增多,这样的背景下,她若是继续跟朝鲜亲友联系,会使他们受到牵连。于是,吴春子的亲情往来在第二次归国探亲后便打住了。此后到现在,能够寄托吴春子思亲思乡之情的,只有那些从朝鲜带回的照片和1990年代以前寄自朝鲜的书信——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寄自朝鲜的书信。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寄自朝鲜的书信。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寄自朝鲜的书信。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寄自朝鲜的书信。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的侄子,大约拍摄于1970年左右。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的三哥吴顺根。大约拍摄于1980年代。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四哥吴银根的儿子与儿媳的结婚照。大约拍摄于1980年代或者更晚。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的侄子吴云焕。职业:司机。拍摄年份:1980年代或更早。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左边矮个女子为吴春子二姐。拍摄时间:约1940年代或更晚。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金明泽。吴春子丈夫金云风的侄子(拍照时金明泽是朝鲜人民军军人)。拍摄时间:1960年代。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从黄海南道投奔在两江道的四哥吴银根(音)临行前的晚上与同村的姐妹合影。当时,吴春子(左一)23岁。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的四哥吴银根(音)、四嫂和侄子。拍摄时间约1960年代或更早。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四哥吴银根的女儿。拍摄时间1972年6月3日。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四哥吴银根的儿子和朋友。拍摄时间1980年代或稍早。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最小的妹妹吴春石。拍摄时间1950年。吴春石如果健在,现年为72岁。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四哥吴银根的女儿。拍摄时间1980年代。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最小的妹妹吴春石和子女。拍摄于1970年代。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丈夫金云风在朝鲜的叔叔。拍摄年份不详。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二姐、二姐夫61岁生日合照。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五弟吴广根。拍摄年份1980年代。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三哥(后排最高个男子)与黄海南道部分烈士后代合影。拍摄年份1960年代。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三哥的儿子(左)当民兵连长时的摆拍照。拍摄年份1960年代。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四哥的女儿。拍摄年份1980年代。照片叠加的背景是朝鲜当时的名牌产品松树牌电视机。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的一位亲属,人物其他信息不详。拍摄年份为1960年代或更早。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朝鲜的照片——吴春子三哥的两个儿子。拍摄年份1960年代初或更早。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和丈夫及儿孙的全家福。拍摄地为吉林省长白县新房子乡虎洞沟村。拍摄时间大约为1990年代初期或稍早。此时,吴春子已经有了孙女。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几年前的一场大病,改变了吴春子长期在中国侨居下去的想法。那场大病让吴春子的儿女一下子就掏出了数万元,为此,吴春子很为儿女心疼。当她得知取得中国绿卡就可以参保减轻儿女负担的消息,便打定了申请绿卡的主意。该图所示:2011年11月21日,吉林省长白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为吴春子开具的绿卡正在办理的证明。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中国侨居了半个世纪,吴春子的生活习俗变化不大。如今,尽管跟着儿女来到城市生活,吴春子依然保留着曾经用来洗衣服的棒槌等朝鲜人特有的用品和物品等。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件朝鲜族女性特有的上衣,吴春子一直珍爱有加,每逢年节或其他喜庆日,她都要穿上。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朝鲜式的枕头。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朝鲜式的枕头。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朝鲜式的包袱。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想不到这个是干什么的吧?朝鲜人的发明——烫衣服的熨斗。在现代社会,这种器物已经排不上用场了,但吴春子却舍不得丢弃。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吴春子的丈夫金云风生前用来织网的梭子。
  
朝鲜人在中国(1)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4年8月27日,手拿棒槌的吴春子在自己的家中。
 
        吴春子的故事,并未结束。有生之年,吴春子还能再回祖国探亲吗?吴春子的6个儿女目前都在哪里?生活状况如何?吴春子在中国是否还有其他亲友?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交往?敬请关注“朝鲜人在中国(2)”。
 
        特此鸣谢为采访、资料搜集和翻译等方面提供支持的金明素女士!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115518)| 评论(1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