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金三胖钓鱼记   

2014-09-10 07:05:5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三胖”这三个字不是调侃或贬损的专属——在调侃或贬损之前,“金三胖”就已经存在了。金三胖,大号金龙耀。或许因为受了“人无外号不发家”的暗示,金龙耀非常乐意大家叫他“金三胖”。金三胖的祖上都是地地道道的朝鲜人,其母吴春子至今依然拥有朝鲜国籍。我曾问过金龙耀“金三胖”这个绰号的由来,他说自己姓金、兄弟间排行老三,再加上从十几岁开始长胖,乡里乡亲就把“金三胖”的名字叫了起来,如今已有二十几年。金三胖是我的朋友,对垂钓情有独钟。平日里,金三胖跟妹妹一起打理一家海苔加工厂,难得闲情逸致。终于到了中秋节假期,金三胖一个电话打来:“有时间没?钓鱼去。”我爽快答应并跟着上路,于是就有了这篇《金三胖钓鱼记》(共105张图片)——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驾面包车载着我,驶往可以钓鱼的那个水库。在车上,首先吸引我的是这款眼镜,一打听居然只有五十元。金三胖说,别看便宜,但对钓鱼的人来说,它可太实用了,即便是阴天,戴上它,顿觉光线亮了许多。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金三胖所有的钓鱼装备。我是个钓盲,说不清楚这套装备是否属于业界的高配全配。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十余公里过去,金三胖把车停了下来,在一家钓鱼器材店选了根短版的钓鱼竿。一边选金三胖一边自言自语:“有备无患......”我好生诧异,选个鱼竿有什么可有备无患的?直至到了即将结束钓鱼的过程,我方明白他的“有备无患”是有所指的。当然,这是后话,慢慢往下看。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选了些我叫不上名字的饵料。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补充了装备从渔具店出来,金三胖的表情有点羞涩欸......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中秋节前一天的上午,天气阴呼啦的,这使得路边摆水果摊的人有了一些惬意。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场关于金三胖钓鱼的马拉松之战即将在水库大闸下方这片水域展开。活水清澈,鱼的品相也好。“前段时间太旱了,水库很久不放水,能有多大的收获不好说啊。”金三胖指着这片水域提醒期望值颇高的我。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至少在钓友圈子里,金三胖人缘极好。这不,车刚刚停下,就有当地的钓友过来帮忙了。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见过太多的钓友,但如此仔细全面地观察钓鱼的过程,尤其是前期的准备,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这种装有各种小家什的箱子,同时也是钓友的“座椅”。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在准备饵料。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往饵料桶里装水。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拿出长鱼竿。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用力地将长鱼竿的两个支架嵌进砂石里。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图片左侧的是鱼钩。最重要的是右侧的鱼哨——它将被固定在鱼竿的鱼线上,只要鱼咬钩,哨子就会响起——鱼哨,还是第一次见到。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看上去,准备钓鱼的金三胖很酷,手里的鱼竿也很酷。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架好鱼竿,抛出鱼线的瞬间。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的两支长鱼竿均已架好。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重磅饵料——煮熟的玉米粒。据说在常规饵料不管用的时候,就会祭起这种重磅饵料。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如果说刚才装进大桶里的饵料是必备货,现在金三胖要做的就是准备机动饵料。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在准备机动饵料。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饵料团成团后,固定在鱼钩上。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在调整鱼竿的角度。在他两手之间,就是已被固定好的鱼哨。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金三胖的远端,是两名已经蹲守了很久的钓友。但据观察,二位一直没什么收获。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手拿饵料的金三胖。这个手势有点销魂,让人想起了某位......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饵料被吊在鱼线上,一直在空中摆荡,好不容易才抓拍到这一张。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将拴着饵料的鱼钩抛向水中的瞬间。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鱼钩入水瞬间。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金三胖左前方水域出现了一个特别有渔夫范儿的人,他手持竹竿,很是引人注目——他在干嘛?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在捞鱼,不信咱们一会过去看看。”金三胖底气十足地告诉我,一副老资格的派头。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把“渔夫” 拉近,发现他放下竹竿,将拴在竹竿上的细绳慢慢地往岸上拽。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夫”将网里的鱼掏出来。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又将网抛进水里......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们这边,金三胖的忠实钓友正将他带来用来装鱼的草落子放进水里。看到这个草落子的时候我在想,这若是装满了,那该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此时的金三胖,正专注地盯着水面。同样专注的还有我,就那么执着地端着相机,只等大鱼上钩的一瞬兴奋地按动快门。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忽然背后传来呼呼隆隆的响声。我端起相机循声拍摄,是我们背后的养鱼池开始给鱼供氧产生的大水花。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鱼们似乎受到了惊吓纷纷跃出水面,场面有些壮观。可惜我准备不足,只拍下了这个残疾版的“壮观”。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呼隆隆的响声和鱼跃水面的热闹让一直很安静的鱼鹰(?)也有了躁动。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未经历的一番场景的出现让我重视起这个几乎被我忽略的养鱼池。偶尔会见到漂在养鱼池边上的死鱼,个头不小,怪可惜的。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准备用来装鱼的草落子安静地呆在水里。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钓鱼其实是一件很熬人的事情。一直不见鱼上钩,闲极无聊的我顺手拍了一张对岸的花花草草。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安静中的等待......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真的是太安静了!以至于蜻蜓都能旁若无人地在鱼竿的顶端停留。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安静......隐在远端的一位钓友用这样的姿势等了很久......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安静......金三胖的姿势也几乎没有变更......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安静......鱼竿在水中的影子也没有变过......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安静的对岸......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安静的鱼鹰......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突然,鱼鹰飞了起来!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鱼线动了!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失所望——小鱼啊!看到这条小鱼我如梦方醒,金三胖未雨绸缪啊?一旦大的钓不上来,小鱼竿就派上了用场。总不至于空手而归。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一边抛出鱼钩一边安慰我:“没关系,机会还有的是。”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见我没吱声,金三胖转过身来说:“走,咱们开车绕过去,看看那位“渔夫”。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很快就到。在“渔夫”所处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金三胖的钓鱼装备,用不着担心什么。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夫”姓马,在金融系统工作,再有不到一年就退休了,就住在附近。老马说,自己81岁的老母亲非常爱吃酱焖的小鱼,趁着中秋放假就出来捞一些回家做给老母亲吃。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听着老马的话,金三胖有些动容,“咱都是母亲的儿子,来,咱也为老母亲做点贡献。”说着,就把渔网抛进了水里,急得老马在一旁喊:“这样不行的!”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不行咋办?得把渔网绑在长长的竹竿上,接着竹竿的长度将渔网放进水里,而不是抛。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将竹竿拿了起来。这样看去,竹竿有直插云霄的感觉了。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马怕金三胖业务不熟,就亲自来做将渔网绑在鱼竿上的事情。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老马的看护下,金三胖准备将渔网放进水里。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成功了!渔网入水!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着收网了。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看着老马小心翼翼地收网。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网出水瞬间——这算是金三胖为老马81岁老母亲做的一份贡献。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鱼好像不是很多。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马对金三胖说:“往外盛鱼就我来吧。”显然,老马对金三胖的技术不托底。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鱼被盛出来。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马将盛出来的鱼装进一只塑料容器中。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再把塑料容器中的鱼倒进网兜里——过程有些繁琐。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繁琐的过程带来的是不菲的收获。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马将不菲的收获轻轻放进水里。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鱼是最鲜的。这种小鱼受当地人追捧的家常吃法是酱焖、放辣椒。如果不是鲜活的,做出来的味道就会大打折扣。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恋恋不舍地离开老马的“领地”。金三胖说,下次,咱也弄个捞鱼网过过瘾。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羡慕归羡慕,对于金三胖来说,重要的还是要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着等大鱼上钩的耐性。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是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他再次向水中投去很有份量的诱饵。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几乎在金三胖向水中投饵的同时,这位蓝衣钓客出现了,他距离老马下网的位置很近。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费的人不请自到。不多,二十元。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眼前待熟的芦苇和安静的水面,让我想起了台奥多尔·施笃姆的小说《茵梦湖》......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而茵梦湖畔应该没有这样的场景。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因为我在施笃姆的小说中没有读到对这种植物的描述——牛拨了盖花。或许,德国人对此有其他的叫法?也未可知。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等待大鱼上钩的漫长时间里,我可以做的无非就是拍拍光景,尽管我是那么地惰于抒情。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然,我还惦记着背后养鱼池。一个奇怪的现象让我兴奋了一下:死鱼居然会游?  听到我惊讶一叫,金三胖稳稳地丢出一句很不屑的话:“那是下面的鱼在吃它。”唉,都是我少见多怪了。只是,同类相残的事情即使死了也不放过?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空气中充溢着初秋黄昏的味道......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远端岸上的洗衣人给趋暗的光线带来了一抹亮色。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怎么着也得给你钓一条大的,否则怎么向你交代呢?否则我金三胖一世钓名岂不是毁于中秋?”金三胖像是自言自语。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啦 !”金三胖的声音有些兴奋。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果真是一条大鱼?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才是本来面目。金三胖说我:“你就别用相机制造虚胖了,让人揭发了我多没面子啊!”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正说着时,旁边多出一个人来,是金三胖认识的一位当地老农。“不会有什么鱼了,天快黑了,差不多你们就撤了吧。今年夏天旱啊,水库很久没放水了。”老农好心地劝金三胖。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老农的话音刚落,噗通一声,系着鱼饵的鱼钩入水。这行为,算是金三胖对老农好心劝告的回答。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其实,我也是快坚持不住了,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同飞同落的两只白色鱼鹰(?)如同恋爱般寓意深刻。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背后哗啦哗啦的声音将我倦怠的神经撩拨得稍稍有些兴奋——  他在干嘛?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嚯!船舱里堆了这么多个头不小的鱼!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是养鱼池的承包人,划船“巡游”,将因缺氧已死或半死的鱼逐一捡进船舱。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听得到,他一边捡鱼一边在责怪着自己。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刚刚被他捡起的这条鱼似乎还活着。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拎起这条鱼说,“这才咽气了不一会儿”。言语间充满了惋惜和不舍。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天色渐暗。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在整理鱼竿。看来,他准备撤了。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似乎有两个月亮,一个在天上,另一个跌落在水里。我看着眼前的情景,调侃着金三胖:“天上的月亮啊,就像是我们的希望;水里的月亮啊,也像是我们的希望——只不过,跌了个稀碎!”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金三胖没有回应我,他发动了面包车的引擎,喊着正在拍照的我说:“上车,去看看那边的老朋友咱们就撤!”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绕过去,蓝衣钓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你们先走吧,我怕是要通宵了。晚上啊,鱼上钩的机会比较多。”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马则一脸喜悦。“差不多我也该撤了。”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老马的一部分收获,所有的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三十斤了。难怪老马一脸喜悦呢!
 
金三胖钓鱼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看到老马的收获,我心中生出了一种失落,金三胖倒是想得开:“老马的收获是有形的,我们的收获是无形的——此处无形胜有形啊!”或许金三胖是对的,道家不也说过“无为而为”吗?难道人生,真的是不获而获?难怪金三胖一天天心宽体胖的!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转载复制请注明出处)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3583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