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2014-10-13 03:48:13|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一个意外——我先是看到一辆拉着芦苇的马车由市政路上了公路的,于是,我动了心思:我不能大老远地跑到远离市中心的地方却一无所获地回去,哪怕拍一组收割芦苇的图片也可以慰藉一下我因为许久没拍到好片而焦躁不安的心灵;于是,我像是一只处在高度戒备状态下的警犬,循着马车走过的路寻找着那些“可疑”的目标;于是,他出现了——他出现得有些不合常理——他翻越了小区的栅栏——那个远离市区十几里看上去有些孤独的新建小区——一个当时记住了名字却在现在忘记了的小区。他出现的过程被我描述得有些复杂,简单地说,我在沿路寻找要割芦苇的人的时候发现了他,就在他翻越栅栏的瞬间我按动了快门。(共65张图片)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端着相机追逐着他的背影。他要去的地方让我失望,不是芦苇荡,而是稻田。这个季节就开始收割水稻了吗?或许是早稻也未可知。拍下他的背影时我安慰着自己:为了“贼不走空”,能拍一组收割水稻的图片也可以将就了。但很快,我在失落的泥沼中陷得更深:一个要收割水稻的人手里怎么会没有镰刀?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是,我只有继续阿Q着:或许他要去田埂上摘小豆荚黄豆荚之类。哦,当然,那也不错,总比啥也不干要好。我知道远郊的农民寸土必争的意识,他们会在田埂的小坡上种下小豆或黄豆,水稻收割前摘回家,算是额外的收成。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然而,镜头里模糊的影像彻底将我的各种研判证实为不靠谱的臆想——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涉足于稻田与稻田之间的小沟渠里,跟摘小豆荚或黄豆荚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当然,我通过镜头看到了他左手拎着类似网具的东西,又似乎,他穿着白色的水靴深一脚浅一脚地与沼泽泥浆博弈。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捞泥浆吗?难道他是传说中的泥疗爱好者?还真有相信泥浆能治病的人?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看到泥浆里貌似汹涌着的小鱼了吗?这样的情形让我的判断要接近于真实了,于是,我作了这样的搭讪: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师傅,捞鱼啊?”“是啊,捞点小鱼将将(东港方言,很小的小鱼)回去扒点鱼酱”,回答得毫不敷衍。他的认真给了我鼓励:“那好,你捞着,我就拍你怎么捞鱼好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没有拒绝,这使我有充裕的时间来考虑构图的事情。我注意到了他手里的红碗,也喜欢红碗每每撇出泥浆瞬间的美感。拍下这张片子的时候,我还感慨了那么零点几秒:小小沟渠也壮阔,黑黑泥浆也美丽。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似乎觉得用碗太不解渴了,干脆动起手来。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尽管泥浆有着比水更多的阻力,但是小鱼们的“脚步”并未停歇,那种灵活的游动让我感觉到了顽强。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镜头里,他一手捏网、一手将泥浆不停地搂进去。说是捞鱼,其实他就是把泥浆装进网具里嘛!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沟渠里的泥浆营养是极其丰富的,给了小鱼们成群结队生长的物质保障。只是小鱼们并不知道,它们正在走进已经布好的“龙门阵”。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秋日午后的阳光是慵懒的,即使是半熟的芦花也很难颤动一下,但捞鱼人却很勤奋。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捞鱼人的勤奋中,混着小鱼的泥浆渐渐地把网具撑了起来。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捞鱼人的红碗还是有着很大的用场。捞鱼人不时用红碗将泥浆舀出去,“制造”一个窝置放网兜,便于小鱼们进入。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遇到小鱼们滚球在一起,捞鱼人便会上手操作——滚了球的小鱼自然会被他一网打尽。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要收工了吗?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就这样拎着一网兜的泥浆回家?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在泡子沿儿的石头上坐下。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网兜没入水中——哦,清洗小鱼啊!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网兜里的小鱼有些看得清楚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到这个份儿上,小鱼们基本上现出了原形——泥浆呢?涤荡得差不多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看着捞鱼人在泡子里不停地将网兜拎上拎下清洗,我居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似乎,那些鲜嫩的小鱼就是我的私人订制!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过瘾!清洗结束,泥浆没了。沉甸甸的一网兜小鱼!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捞鱼人拎着小鱼上路——这应该是回家了吧?我心有不甘地问了句:“你回家就能马上扒鱼酱吗?”他说了声“是”我便得寸进尺起来:“我可不可以跟着你一起去你们家把你扒鱼酱的过程拍下来?”捞鱼人非常爽快:“没问题!”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概是有了渔获不方便吧?捞鱼人没像出门时翻越栅栏,而是走在大路上。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唉呀老林,收获不小啊!”听着邻居跟捞鱼人打招呼,我才知道他姓林。邻居看着老林网兜里的小鱼热心地参谋起来:“回家扒酱你得放点儿辣椒啊,辣嗖嗖地吃起来才过瘾呢!”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错不了,东港人不都这么吃吗?不放辣椒那还有什么意思?”老林一边应着一边急匆匆地回家。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老林楼下的厦子。老林说,“你先等会儿,我换身儿衣服。”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像是变魔术,从厦子出来,走在楼梯里的老林已经变了一个人。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家里,老林的老婆已经在厨房等着呢,她随时为老林扒鱼酱打下手。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然,主角儿是老林。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儿是要对刚捞回来的小鱼作进一步的清洗。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一遍清洗之后。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接着是第二遍清洗。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三遍清洗了,小鱼们居然还活蹦乱跳的!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第四遍清洗后的情形。鱼盆里的水完全清澈了。老林说,“水清了,鱼就可以下锅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种红色的小辣椒滋滋辣,是扒鱼酱必备的作料。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锅烧热、油入锅。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切好姜片和葱段。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油烧热,姜片葱段下锅。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鱼下锅。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酱下锅。老林说,“鱼酱鱼酱,关键还是酱,所以,酱的量要足够多,否则,鱼味儿浓了、酱味儿就淡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红辣椒下锅。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醋是必须要放的。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醋倒进去之后,需要把鱼和酱翻炒若干个来回。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几个来回之后,鱼和酱的分布比较均匀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放白糖。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撒十三香。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千炖豆腐万炖鱼。添一些水,让鱼酱炖的时间长一些。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盖盖儿。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终于闻到鱼味儿了。老林老婆掀开锅盖,用木勺子在鱼酱锅里抄着。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抄了几个回合,还不能出锅,得让鱼酱继续咕嘟着。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林家的厨房。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估计过了三十分钟的光景。老林说,“辣味儿也渍进去得差不多了,可以出锅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鱼酱终于出锅了!
  
东港名吃“泥浆鱼酱”是怎样炼成的? - 棋簿紫 - 棋簿紫
闻着,好香!我忍不住小尝一口,嚯!咸鲜香辣四味惧全,太过瘾了!——东港人(其实也是东北人)传承了几百年的名小吃“泥浆鱼酱”就是这样炼成的。一次意外,使我有机会拍到了“炼成”“泥浆鱼酱”的全程。感谢意外!感谢老林!更要感谢大自然!

 

最后需要解释的是:用这种小鱼扒出来的鱼酱干净且没有土腥味儿,不相信的朋友,可以来东港亲自尝试。但是,虽然“泥浆鱼酱”是东港的传统名吃,但在饭店很难吃到,理由是:非人工养殖的小鱼稀少,且对于商家来说,做这种鱼酱成本太高很不划算——若是运气好,你或许可以在普通人家遇到。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79311)| 评论(1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