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年收入20万的种粮大户全家上阵收水稻   

2014-10-22 03:35:2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天真是阴得可以!10月19日,快十月末了,既不秋高也不气爽。早上八点多一点,我还没走到柞木村三组种粮大户老朱家门口,一辆小型联合收割机就开了出来。于是乎,我就赶紧咔嚓了一张——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与水稻联合收割机的近距离接触,仅就我个人来说,这是极其珍贵的一个瞬间。(共100张图片)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驾驶水稻联合收割机的是老朱的女婿。我端着相机等着老朱女婿驾机出村口呢,老朱女婿却停了下来,搬出了铁质工具箱。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拿出工具,老朱女婿围着水稻联合收割机敲打起来——这是“出征”前必须的准备工作,检查一下收割机的刀具和其他附属设施是否可以正常工作。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女婿检查机器的同时,老朱的邻居也没闲着,正往机器上的出稻口塞着装稻粒的口袋。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心目中的“大家伙”——小型水稻联合收割机伟岸的正面。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家的大门深处,用来运送水稻的拖拉机也“严阵以待”。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左二)和邻居们在等着女婿发车。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女婿用力拧紧刀具上的螺丝。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检修完毕,老朱女婿驾驶着收割机出发!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终于有机会体验一下坐在收割机上是怎样的一种滋味:极其笨拙、极其不稳、极其受限......各种极其!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上了公路,收割机稳定性稍稍好些。小国旗迎风招展,很有气势。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在高铁桥下停住,老朱家一年一度的水稻收割即将开始!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马达轰鸣驶进稻田。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从1983年开始租种水稻,三十一年过去,老朱的种稻经验越来越多,租地数量也越来越多,现在,老朱租种的水稻田已经达到了200多亩。老朱说,200多亩算不上真正的种粮大户,附近村组还有1000多亩的。我问老朱为什么不也租上1000多亩,老朱解释,“太多就不划算了,费用高。200多亩可以挣20多万,但1000多亩就挣不上100多万了。”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已经行进至稻田的尽头,丢下一长排脱得干净的稻草。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拐弯是一件比较费劲的事情。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被割下来的水稻从空档处进入收割机。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女婿在驾驶收割机。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的邻居坐在收割机后面,他负责将稻粒装进口袋。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扎紧口袋。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再将扎好的口袋放在稻田里。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稻草是从这个位置出来。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收割机割水稻在拐弯后,是呈三角形或扇面作业的,这点跟人工收割单纯走直线明显不同。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似乎出了点故障?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脱粒装置被稻草塞住了。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老朱说,收割机割水稻,茬高茬矮是可以通过调整收割机刀具的位置来控制的。像这种留下高茬是为了养地。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几个回合下来,稻田被割成了三角形。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在拐弯时是最耗力的,会掀起一股不小的热浪。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的妻子不知在什么时候来到的稻田,她要做的事情是“打扫战场”,尤其要注意那些“漏网之稻”。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运水稻的拖拉机开了进来。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开拖拉机的是老朱的弟弟,他的任务是将水稻装上拖拉机并运回去。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是总指挥,也是全能选手,哪里需要帮手,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的妻子年轻的时候堪称铁姑娘,即便是现在上了年纪,干点体力活也是毫不含糊的。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扛水稻,威风不减当年!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老朱家今年收获的第一车水稻。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拖拉机上了公路恰巧遇到婚车,算不算是双喜临门?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女婿和老朱邻居开始收割第二块地的水稻。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怎么又停了下来?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停了下来就是有故障了,有故障基本上就是稻草卡住了脱粒装置了。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试了试机器。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被粉碎的稻草沫纷纷扬扬。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上的“镰刀”。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女婿在查看“镰刀”的故障。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丈母娘和女婿一起查看故障。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脱好的水稻粒装在这里。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又从这里流向口袋。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女婿在清理机器。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的操作装置。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趁着邻居在清理稻粒仓,老朱女婿玩起来手机。这个80后的女婿很是精明强干。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割机终于正常作业了。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二车水稻也快装满。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问我:“要不要坐进来感受一下拖拉机?”我应了声“好”便兴奋地上车。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15岁离开农村,我几乎再没坐过拖拉机,这一次,算是重温儿时的记忆。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车行半路突然停了下来。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下车重新摆放一袋几乎要掉落的水稻。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家到了,拖拉机进库。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哥俩联手卸水稻。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的两个女儿在家里忙活午饭;老朱又拎出一些装水稻的袋子。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的女儿把饭菜端出来。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到中午了,人要吃饭,收割机也不能饿着,得加油啊。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人的午饭和收割机的“午饭”都装上了拖拉机。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说:“再体验一下坐在拖拉机的外面怎样?”我说:“好!”于是我左手抓住拖拉机,右手持机拍下了这张图片。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返回稻田的路上,我和老朱坐在拖拉机外面,有一种很拉风的感觉。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到了水稻田,老朱的弟弟把拖拉机停稳,喊了声:“开饭啦!”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伙食如何?一一来看——酸菜炖肉。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酱焖鲢鱼。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芹菜豆腐干炒肉。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蒜苗土豆条炒肉。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锅焖白米饭。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嚼咕儿”(东北方言,好吃的饭菜),算是高配了!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割水稻,生龙活虎;吃午饭,风卷残云——这,就是生活。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们在吃,我哪去了?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饭后一袋烟,赛过活神仙。都说这样不健康,但乡下人就好这一口!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之后,忙碌继续......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之后,忙碌继续......
  
老朱割稻记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之后,忙碌继续......
 
水稻大丰收,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短暂的午休之后,忙碌继续......
  
 
现如今,想看到传统收割水稻场景是很困难的,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还是找到了(共25张图片)——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看着很近,但是,我去往她所在稻田的路却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还算是路。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还算是路?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她很友好也很和善,并且很配合地用慢动作给我演示了人工收割水稻的关键环节——打腰(读四声yào)儿。(打腰儿,地区方言,指的是“用割下来的少量带穗儿的水稻做‘绳索’”)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打腰儿的分解动作。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打腰儿的分解动作。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打腰儿的分解动作。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打腰儿的分解动作。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打腰儿的分解动作。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打好的腰儿就放在那里。现在,她开始挥镰收割了——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据说,水稻在中国的栽种史已有7000年,这意味着,中国人弯腰撅臀收割水稻的历史也差不多有7000年——当然,随着农业机械化程度的加快,在很多地区,只要水田成片,弯腰撅臀收割水稻已不复存在。但对于那些小地块或收割机无法进入的区域,人工收割只能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这个女士正在收割的这块稻田就属于收割机不方便进入的区域。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攥紧镰刀。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刀至稻落。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抱起一捆,准备放到腰儿上。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捆绑。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捆绑的瞬间。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三下两下,捆绑完毕。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被捆绑好的水稻。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地块不大,但收获不小。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她更早时间割空的一块。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她更早时间的收获。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她说,人工割水稻迟早要绝迹的,将来技术发达了,肯定会出现对付小块地的机器的,那时候,所有的农民都不用太辛苦了。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秋收水稻,全家总动员 - 棋簿紫 - 棋簿紫
稻浪,随风扬起,我心中的满足感和喜悦感油然而生——喜看稻菽千重浪......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转载复制请注明出处)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38810)|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