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微信公众号 :棋簿紫

网易考拉推荐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2015-02-13 07:26:5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在的这座城市,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的最北端。常住人口十多万人,加上乡镇、农场,人口总数也不过60万多一点,完全不及一般省会城市的一个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东北海滨小城。城市虽小,但年味儿却很大、很浓,甚至很特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北人爱过年,天下公知。最冷的地方,甚至从腊月初八开始就有了过年的氛围,直至二月二。我所在的这座城市位于东北的最南端,气温略微偏高,人们过年的劲头儿还不至于那么执着——但是,进了腊月二十三这个门槛儿,年味儿已经很浓了。城里城外的人纷纷涌向各个市场商场,买完东西或者逛得累了,就会到这里歇歇脚儿吃点什么。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商场最顶层的餐饮区除了提供各种小吃,还有这种倍受青睐的小火锅。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火锅的菜品。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孩子可以在游乐区得到片刻的放松。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游乐区里扎堆的观赏鱼。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商场里各式灯具和购物的人们。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福字当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福灯高挂。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红”运当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宫灯红灯装饰灯。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水产区的活海螺。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临近春节,市场上的海螺比往年要充裕很多,价格也算合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对虾。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港特产:黄蚬子。这种黄蚬子是活的,价格嘛,还是有点贵。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商户把活的黄蚬子放在海水里,时不时都撒点盐使它吐净沙子。黄蚬子在吐沙子的时候会把“舌头”伸出来。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舌头”是黄蚬子最好吃的部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喜欢黄蚬子。再发一张!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季节的黄蚬子,最大的那份儿,价格跟活螃蟹有一拼!(给一个对比:我小时候,这种黄蚬子才2到5分钱一斤!可劲儿吃!)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冷冻的大虾。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竹节虾。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板娘热情地向我介绍竹节虾的各种好处。我静静地听着,等她说完,我来了句:“大姐,我是本地人。”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板娘哑然......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不容易缓过神儿来,老板娘说:“不对,什么本地人,你怎么说普通话?”我说:“大姐,我小时候就说普通话。”“哈哈哈哈哈哈......”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龙虾。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龙虾这东西,在我心里就是华而不实的同义词。壳儿多肉少。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龙虾这东西,在我心中就是奢侈的代名词,血贵!但,依然有人买有人吃。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鲍鱼是活的,养在海水槽子里。商户还不时地给这种宝贝供氧。我不大喜欢鲍鱼的,有点儿哏。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一筐刚从船上卸下来的活螃蟹。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还活蹦乱跳。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立马就有人来买。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季节,活的母螃蟹,一市斤的价格在120元左右。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季节,东港的海鲜虽不像夏秋季那么富足,但是不缺,只是价格有点咋舌。这个季节,东港最不缺的特产还有一样——草莓!整个步行街几乎都是!价格嘛,一般人都消费得起。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步行街上的草莓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步行街上的草莓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步行街上的干果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草莓摊的上方是数不清的灯笼。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卖服装的这位大姐我认识,年轻时漂亮得很!现在呢?风姿不减当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天是腊月二十三,大姐的生意比较冷清。原因呢?东北人很重视小年的,在这一天,猫在家里的情形比较普遍。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卖服装的一种常见情形,促销的人会穿上每一款招揽顾客。这种情形下,成交的可能性很大。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女士太逗了!发现我在拍照,立马打出剪刀手。我说,“不好意思,我没意识到你要摆泡斯。”她说,没关系,我再摆一次“吔!”。于是,就拍下来这张很搞笑的图片。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喜欢这个充满喜感的小胖儿。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胖儿有点贪婪。我都要走人了,他拉住我,“给我们来个合影嘛!”。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把镜头对准了电梯,只是想看看人多不多,并无拍摄的想法,这位帅哥却反应迅速——我也不能辜负了他的美意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卖福字的大姐,表情是那么的生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卖福字的哥们,表情是那么的自信!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因为有福,生意当然不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福啊福!满满的福!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最初的时候,我是在楼上拍摄。此时,我下到了步行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草莓啊草莓。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曾问过一位去过很多地方的外地朋友,“我们这里的大棚草莓怎样?”他说,“味道似乎更正一点,接近于露天种植的。”说明:我是原话实录,绝没有为我家乡的草莓打广告的意思。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一家卖睡衣和内衣的商场随便拍了一张,光线太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然后我又折回步行街的干果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季节居然还有卖粽子的!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小城夜色。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腊月二十三的拍摄多少有些让我失望,因为人比较少,所以,我决定在第二天弥补一下。腊月二十四这天,我稍稍起得早了些。先从离我家比较近跟农村大集相似的这处早市开始拍摄。从这张图片直到最后,就是腊月二十四的情形。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季节户外摆摊卖冻鱼的比较多。摊贩直接上木锤子和板斧砍鱼。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馇子?有什么特别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卖冻鱼的夫妻档。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专卖刀鱼(带鱼)。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虾啊虾!我就喜欢虾!(怎么听上去那么像“我就喜欢瞎”)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别误会,这不是煮熟的虾。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该叫切刀鱼还是砍刀鱼呢?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其实,这个露天的早市我拍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都有新感觉。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柳林水磨糕又是什么糕呢?我只知道,柳林那个地方在清朝是专为朝廷提供贡米的。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柳林水磨糕。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笑得太开心的女孩说,“以前你没赶上,那家伙都是俺大姨俺老姨俺妈俺大姑俺二姑......整个一个加强班出来卖糕,今年不行了,不好卖,卖不动了,就我和俺妈了!哈哈哈哈哈!”那笑声,太有穿透力;那笑容,太有感染力。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生开毛蚶子。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毛蚶子也叫血蛤,是我喜欢的一种海产品。可以生拌,可以炒。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城市不产枣,都是外地货。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季节,也忙坏了磨刀人。但是磨刀的都是老年人,他们之后,这门手艺会不会失传?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一位美女,经营着活蚬子。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美女是一个对自己手机拍摄很自信的人。她说这只海星已经养了很久了,用手机照出来很好看。我说,手机不行,如果手机能行还要相机干嘛。我给她打了个比方——咱俩同样拍海星,手机似乎色彩鲜艳,但那是失真的,真正的海星不是你手机拍出来的颜色——更重要的,是手机拍出来的照片如果LED大屏或纸质印刷使用基本就是虚的,别被所谓的像素给蒙了,你的分辨率不行。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美女似乎相信了我的说辞。这是美女养殖的海星的另一面。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干海货摊点。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猪肉摊点。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得隆重地介绍一下:肉孜拉!我不知道准确的叫法是什么,在我的家乡,这种练猪大油后剩下的残渣就是这样的叫法。在我的幼年,物质匮乏的年代,它是绝大多数家庭年根儿底甚至过年餐桌上高大上的食品。可以就那么吃,也可以用来炒菜。但,多年过去,这几乎已经消失的食品居然在这个城市的商场出现,让我咋舌!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城市太小。2013年深冬的一个凌晨,我在拍摄菜贩子老潘的时候认识了她,没想到,这次,她居然被我无意地抓进镜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猪肉,成袋子地买。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干果摊前有些拥挤。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大概在三四天前,我曾和朋友买过她的干海货,再次遇到时,她在眉开眼笑地数钱呢!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面食摊。正在包东北名吃粘豆包。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案板上摆满了已经包好的粘豆包。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面食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季节会有苏叶糕?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没错。夏天的时候,把苏子叶蒸熟冷冻起来,现在,就可以拿出来大批量地生产苏叶糕——反季节面食。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板给我介绍过这种大饼的名字,也是东北名吃。咋就被我忘了呢?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种高大上的枣糕啊!还有猕猴桃!太诱人!太诱人!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东北名吃:油炸糕。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油炸糕出锅。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装饰灯具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选购。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观赏。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人在福中。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忙碌。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妩媚的店员。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驻足与匆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讨价还价。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黄海年货一条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再次拍摄草莓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草莓摊,蔚为壮观。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年货一条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较腊月二十三的时候兴隆了些。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局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局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局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局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局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局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年头,还能看到手写对联,稀奇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现场写对联,绝不掺假。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联一条街。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商场里,人流稠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商场里,人流稠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进门,过大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发紫生财?有创意!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福到人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专门销售鞭炮的商店,还不是最热闹的时候。老板告诉我:“再过几天再来,那家伙,火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街边的鞭炮销售点。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街边,最多见是各种冷藏冷冻的海货——上帝请留步?呵呵,好,我暂且留步拍一拍。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购销两旺。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为人民服务,收人民币。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哥们的造型!有点痞劲,但很可爱!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街边上卖冻鲅鱼的纷纷拼大个!你那个10斤的不行,我这个12斤!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个的冻螃蟹!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想拼大个?别看我年纪小,但我的鲅鱼大!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多少斤?18斤!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不行,你得再来一张,还有我的虾呢?”唉,好吧小伙子,那就再来一张吧......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俺也是为人民服务的”。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章鱼来啦!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跟老板犟了一会。我说是八爪鱼,老板说是章鱼。最后老板急了,“你是渔民还是我是渔民?到底是你懂还是我懂?怎么那么犟呢?”可能是我错了?“好了哥们,咱不犟了,我还得去客运站看看呢,就当是章鱼了。”不过,这么大的冻章鱼我倒是第一次见到。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去客运站的路比较拥堵。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交通比较拥堵。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交通比较拥堵。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曲曲折折来到了客运站的候车室。嚯!武警也上岗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安检。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购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售票人员忙而不乱。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售票窗口。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天的值班主任。在我的要求下来了一张摆拍。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检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提醒。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维持秩序。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的春运盛景。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客运站内,人头攒动。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忙碌的值班主任。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焦急等待。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等待。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春运期间的值班主任某种程度上就是勤杂工。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她得给需要热水的旅客免费服务。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送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哥们,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上车啦!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临时服务帮一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临时服务帮一把。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旅客从检票口出来的瞬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旅客从检票口出来的瞬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注意,准备接车!”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唰!飒爽英姿!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像战士。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到家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临时加车随时待命。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途客运班车到站。马上给爸妈打个电话。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拿好自己的物品。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出站、回家......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出站、回家、抖落一路征尘......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城市的街头。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有的,则选择了搭乘出租车,避开客运站汹涌的人流。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忙碌的运输。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客运站驶出的客运班车。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快走两步,要不就赶不上车了。
    
小城市弥漫大年味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回家过年。脚步匆匆......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96744)|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