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微信公众号 :棋簿紫

网易考拉推荐

堪比大片的杀猪盛筵   

2015-02-03 01:00:0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约是早晨七点多钟八点不到的样子,年根儿底的乡下,虽晨光充裕,却干冷而安谧,几乎没有一点要过年了的气息。不要担心,很快,这里,将热闹起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它,被装在“囚笼”里,四只蹄子稳健地踏在笼子底部的平板上,下面的轮子是主人的杰作,方便推着它由圈里出来后不必施以太多的人力。不知为什么,它把头扭了过去,不给我正脸,这是憨憨的羞涩还是有预感的抗议呢?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邻居们脸上的笑意是由衷而丰满的——这一刻,让夹在臂弯里的杠子都有了几许升温。他们甚至围在一起,谈论或期待即将发生的事情,那热热的话音儿里镶嵌着四季轮回的寓意。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它最后的时刻。邻居们试探着将一根尼龙绳的扣儿套在它的后腿上,居然一次性成功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猝不及防的搏杀!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不对等的较量——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被邻居们以组团的方式合力惯倒,这只将近500斤重的大家伙选择了玩命挣脱。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样的场合向来不缺乏看客。如同这只狗,它的心思里,是隔岸观火还是休戚与共呢?狗自己说,没那么复杂,我只是好奇罢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烟尘四起。空气中满是干腥的土味儿,甚至叫人感觉到了呛。几乎不用想象,这就如同古战场上厮杀得天昏地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最终,它,还是倒下了。一场近乎惨烈的搏杀在尚未消散的烟尘中行将结束,我甚至没有听到它因为抗争而发出的嚎叫。那短短的几十秒,因为惊心而让我目瞪口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很像一个节日的开始——对,这就是一个节日。在东北的乡下,杀年猪,总会比过年还要聚拢更为浓重的人气 。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要的就是这样,一点都不复杂。简单的布条,解决了企图发出不悦耳声音的所有问题。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环环相扣。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它,似乎放弃了抗争。而邻居们也因此可以稍稍地松一口气,“呵呵,这不算激烈,这哪到哪啊?最激烈的是那年,一刀下去,好家伙,老伙计身上带着刀嗷嗷跑了!哈哈哈哈哈......”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爽朗的笑声飘过,院子里的炊烟也升腾得浓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你还在那儿白白什么?快上案板啊!”一语惊醒爽朗人,笑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咚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两根木杠、十字交叉、六个男人、一张案板......“一二三,起!”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天空,清澈、湛蓝;炊烟,袅袅地,带着几丝祥和,向目光更远处,散逸......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最忙碌的,自然是主人,眉宇之间,尽显临战的气息。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邻居们高度戒备,就这么死死地压着,既然有过“带刀猪”跑掉的传奇,难不成就会有“扛杠猪”逃窜的延续。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分分秒秒的胶着,却如几个轮回的漫长......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来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没有寒光,没有凛然,信步走来,那柄利器拎在手中,是他习惯性的从容。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只“包袱”,有些醒目。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根铁钉,充任把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提布条、攥紧刀。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稳稳地,进去......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稳稳地,出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算不上汹涌,但一定是用尽了力气。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即使血流已经微弱得涓涓,邻居握着玉米秸秆的搅动也不敢有须臾的停歇。零下的温度可以凝结很多东西,唯独这血,不可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一刻,暗红的形容叫锋利;这一刻,暗红的状态叫滴答。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似乎意识到了大家伙气息尚存,邻居便毫不犹豫让刀再次进出且搅动了几下。于是,我似乎明白了一个困惑几十年的问题:邻居手里攥着的为什么叫“气刀”,那是一进一出间,就可以让大家伙断了气息的刃具。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收效甚微,血流依旧不是想象中的如注。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就这样算了吧,一定是血都灌在了胸腔。呵呵呵呵......”邻居暖暖的笑声像是对自己手艺的自我解嘲,也有点对形势预判的成竹在胸。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但,经不起众人的一番撺掇,邻居只好将“气刀”再次攮进大家伙的胸膛。这一次,多少是些不情愿——刀虽攥得有力,却略显颤抖。人有三生,难道,大家伙得经历三死?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一幕的内涵有些丰富了:那在最初看上去有些醒目的“包袱”,是为了防止邻居的膝盖发力过猛时,大家伙的皮毛不受损伤;主刀邻居在大家伙的腹部按压了几下,确认了刚才的预判:更多的血,的确灌进了胸腔。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阳光由背阴处慢慢转身,红色渐渐变得鲜艳甚至温润起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端起血盆,快跑。回到屋内,血才不会因为寒冷而接近冰点。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院子里,大锅的水,已经沸腾一会儿了。白色的袅袅的气雾,似乎在散发着好客的信息。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热情得有些多事的狗狗倒是心急:“来客人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暂且将没了气息的大家伙晾在一边。塑料薄膜摊开,稻草运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加把劲儿呦!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摆放停当。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卸下大家伙身上的各种羁绊。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自由,在生命之后。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刮毛的工具与天气一样寒冷,只有被握在邻居的手里时,才会沾上一些热情。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一幕,见证着狗狗嗜血的天性。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滚沸的水浇在大家伙的趾丫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白色的气雾,即使是在这宽阔的空间,也必须你推我搡。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浇水、刮毛,邻居们忙得不亦乐乎!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耳朵这一隅,最耗费功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邻居们团结协作,又各司其职。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沸水喷溅。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嘴里衔着石头——准确地说,是被生生塞进去的。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像是最后的洗礼。没错,刮毛之后,必须用开水冲洗干净。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又有客人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四人联抬。退着走,有些难度。狗狗,你是在加油还是添乱呢?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如释重负。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扶肚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把蹄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时刻准备着。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头开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用力下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猪头,不落地。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屋里的,水准备好了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强力冲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开膛。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破肚。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断足。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原形毕露。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堵塞——你懂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撑开。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盛筵的前戏。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剔骨刀游刃有余。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真正的“扯肚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扒肠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拉拉扯扯。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拽板油。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切断联系。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割尾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胸腔呛血处 。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心肝肺。也叫猪下货。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冲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此时,大家伙简单了许多。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择肠子进入程序。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左为主手,右为副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劈五花肉。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摊开。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准备“大卸八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两侧排骨,最中间的是里脊。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切割里脊肉。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里脊凸显,四周,热气氤氲。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向滚沸的锅中放五花肉。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继而是调料包。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案板上的收尾。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剥离猪肉皮的事儿,交给他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化整为零。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烧大锅的举手投足很是有范儿。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随时盯着烟的方向和火势。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手里拿着的烧火工具叫火钳子,在当下,已经罕见。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油炸豆腐片。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用筷子探试大锅里猪肉和猪肉皮的熟度。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油炸鱼。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择肠子进入尾声。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洗肠子进入程序。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摊铺稻草用来处理秽物。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手里拿着的是秸秆,但在民俗上则被成为“挺杆儿”。为什么是这样的叫法?我,不知道。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二人依旧合作,右为主手,左为副手。邻居们能否吃得上好的血肠,他们俩与灌血肠的责任同等重要。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挺杆儿捅进大肠头,大肠头连接猪肚子。如何清洗大肠头和猪肚?此处隐去细节图片若干张。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洗肠子,当地叫法“透肠子”,其中“透”字读三声。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肠子这面是干净的。透肠子就是要将不干净的一面翻过来进行清洗。这是个技术活。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肠子被翻了过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锅开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肉熟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肉皮也熟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煮熟的肉皮装盆备用。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肝熟了。在猪下货中,猪肝最受当地人青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熟肝装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嘴馋的,先吃为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整个院子肉香四溢。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锅炖酸菜开始的瞬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锅炖酸菜出锅的瞬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锅炖鱼。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主刀的邻居完成了一次“使命”。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凉菜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调料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玉米窝撕成条状用来揉搓猪血。据说,这种方式至少有一千年的历史。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灌猪血肠所必须的辅料:香菜末、鬼葱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灌猪血肠的配料:淀粉。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灌猪血肠的调料:姜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透肠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弯腰太久,舒展一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邻居匆匆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又是杀猪盛筵,自然面带微笑。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院子里的忙碌。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碗碟准备就绪。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锅炖芸豆出锅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透肠子的最后环节:粗盐搓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肠子用清水涮洗干净后,小跑着端回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透干净了的肠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啤酒准备。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调粉芡。不能用水,必须是大锅里的肉汤。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肉汤放得适量,灌出的血肠才老嫩适宜。汤过多则过嫩,汤少则老。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调好的粉芡倒入血盆中。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搅拌。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灌血肠的高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透干净的肠子端将出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东西,本是漏斗,但在此项民俗里被称为“血漏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备烧柴的人也忙得欢实。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灌血肠的高手非常权威,“老了,加汤!”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灌血肠的第一步:白线系紧肠子一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找出另一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肠子套住血漏子。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开灌!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另外两人为灌血肠高手备料。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灌好一段,用白线系住,再灌另一段。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是,就灌出了四段。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朋友的麻烦来了。“我要尿尿!”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根血肠一分为四。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下锅。火候也是血肠老嫩的关键。在灌煮两个环节,高手不相信任何人,就自己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院子里的帮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尝个鲜。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又一锅大块肉!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带皮的五花肉。筷子能够扎透,熟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锅炒蒜薹不稀奇。但肉可是鲜的!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朋友的渴望。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擦大锅盖干嘛?放血肠啊!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屋里喊上了:“快跑两步,血肠好了,把大锅盖端进来!”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依旧是孩子的渴望。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到了最忙的时候,做菜的大师傅一个人已经顶不住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狗狗,你能不能消停点?吓死我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啧啧啧,现在拌凉菜谁还会放酱油呢?难不成你是从清朝穿越过来的?”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心办错事的女子被大师傅一顿抢白,歪着鼻子表达委屈。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带皮儿的大块肉,热香四溢......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骨头肉来啦!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孩子,守着肉盆,你的机会来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两根筷子顺势一挑,煮熟的血肠出锅啦!千万别轻视了这顺势一挑,不服的,你挑下试试?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菜刀切血肠。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血肠,“盘根错节”。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装上一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热菜,正一道道上来。小碟里的酱油蒜末是吃血肠时不可或缺的蘸料。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女人,有些拘谨,甚至躲开了镜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男人,便无所顾忌。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这造型,配得上这种场合吧?”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菜,种类不多,却样样实惠,可劲儿造!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喝酒玩优雅?谁带你玩啊?必须是一口一碗!咦?怎么有鱼目混珠的?管他呢,能一口把饮料干了,也算本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体格壮、好酒量。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想想韩式料理中对于五花肉的“限量供应”,桌上的情形怎的一个奢侈了得!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日的餐桌,炸鱼已经沦落为一种点缀。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挥箸之间的犹豫——究竟该从哪里下手?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就猪肉皮吧!五十岁以上年纪的人,尤会记得,小时候若是拥有一双猪皮鞋,无疑就是时尚的宠儿。很早年的时候,进了腊月门儿,乡下的供销社商店日杂柜台便到了收购带毛猪皮的大忙季。如今,猪皮做鞋成奇闻,美容养颜才是真。能吃敢吃的,直接将猪皮切块炖了;娇羞一点的,将猪皮熬了成冻儿。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肠头啊!不敢吃的人永远不知道它的妙处之所在。臭豆腐臭吗?可追随者甚众。大肠头臭吗?有那么一点,只是它的香,却是臭豆腐毕生也无法企及的至高境界。由此说来,能吃敢吃大肠头的人寥若晨星,就不难理解——并不是所有的吃货都能成为吃出境界的美食家。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习俗——菜盆往烫屁股的炕上就那么一放,保温且随意。没什么繁文缛节,要的就是酣畅淋漓大快朵颐。至于小豆干饭,最是喜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肠灌出的血肠更对男人的胃口。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咚咚咚、咚咚咚,啤酒涌出得似乎很不情愿,就像把瓶人的心事:都说东北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可是,这碗,与大还是有些距离。怎么办呢?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有了——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用碗喝,已经无法释放男人膨胀的酒兴!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瓶吹,才是爷们!
        
堪比大片的震撼杀猪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对瓶吹白酒?对,这才是爷们中的爷们!有一个声音在说:“下辈子我若生为女人,定是要嫁了他的!”倏然,空气似乎急剧升温,季节,几近融化......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转载复制请注明出处)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223029)| 评论(2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