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小渔村通宵达旦加工“葫芦丝”   

2015-05-13 22:11:2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在去年冬天我到辽宁东港桃源村一组拍摄晒胖头鱼的时候,当地渔民就约了我,“明年5月份的时候,你别忘记来拍我们怎么晒葫芦丝”。葫芦丝?见我一脸疑惑,渔民解释说,就是一种很小的鱼,不是乐器葫芦丝。如今5月已到,我终于见识了渔民所说的“葫芦丝”的庐山真面目,更重要的,是我用相机记录了小渔村的渔民通宵达旦加工“葫芦丝”的全过程——挑鱼(清洗)、晾晒和装箱。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葫芦丝”的捕捞旺季从4月末开始延续到整个5月。渔民作业的起始时间与涨潮同步,也就是说,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是涨潮了有“葫芦丝”上岸,渔民就得行动起来,直到将一车的“葫芦丝”加工完毕为止。加工“葫芦丝”第一步是要给大锅生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加煤。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旺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清洗“葫芦丝”的设备推出来。渔民把洗“葫芦丝”的过程叫“挑鱼”,“挑”在此处读三声。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暂且将洗“葫芦丝”的设备称之为“挑鱼机”,通电之后,“葫芦丝”将在这里得到清洗,而这种细细的钢丝是工作中的主力。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将挑鱼机停放在装着“葫芦丝”的机动车旁边。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院子里这一排大锅暂时闲置,它们将会在夜间全人工作业的时候派上用场。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然,夜里作业时,大锅里的叉子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现在,需要将机动车上的“葫芦丝”卸到地面上。此时,所谓“葫芦丝”真容初现。“葫芦丝”其实就是丁香鱼,也被称作小银鱼,学名鳀(Engraulis japonicus),为鳀科鳀属的鱼类,另有抽条、离水烂、海蜒等叫法。分布于印度洋非洲东南岸、东至菲律宾、北达日本以及中国沿海等,属于温水性中上层鱼类。该物种的模式产地在日本。这种鱼虽然个体小,但营养价值很高,系小型经济鱼类。为什么当地渔民会将其称为“葫芦丝”呢?大概是因为这种鱼跟一种可食用的葫芦切丝后的色泽形状类似,便口口相传叫了起来。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装载“葫芦丝”的机动车货厢有一张可以覆盖整个货厢的大网,“葫芦丝”被运上码头后,直接将“葫芦丝”倒进网里。现在,三个渔民正合力将大网中的“葫芦丝”拖到地面。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葫芦丝”被摊铺在地上。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给挑鱼机接通水管。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试水。一会,“葫芦丝”将从这里被倒入。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画面左侧是“葫芦丝”被清洗后的出口,而旁边四个网袋所链接的是挑鱼机的排水口,是为了防止少量的“葫芦丝”顺着排水口被排出。
 
桃源村渔民通宵达旦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塑料筐用来盛装被请洗后的“葫芦丝”。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试水还在进行中,只待通电,便可进入清洗过程。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扯出电线。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插上电源,通电。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穿好工装。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葫芦丝”搂进筐里。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葫芦丝”里还杂拌着零星海兔子。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整筐的“葫芦丝”倒进挑鱼机里。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水柱喷溅,清洗开始。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从葫芦丝中捡拾出来的破网线。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挑鱼机在作业。
 
桃源村渔民通宵达旦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桃源村渔民通宵达旦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挑鱼机作业得时间久了,其中的筛子空隙会被附着的“葫芦丝”堵塞,这时候需要用高压水枪来“清障”。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挑鱼机内部,葫芦丝在跳动。此时,我似乎明白了渔民为什么要将这种设备称为挑鱼机了。很形象很生动。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要从“葫芦丝”中分拣出非主流的东西。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形态下的“葫芦丝”,几乎乱成一锅粥。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渔民是负责焯煮“葫芦丝”的,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负责往塑料筐里盛装待清洗的“葫芦丝”的。
 
桃源村渔民通宵达旦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挑鱼机出口作业的渔民。
 
桃源村渔民通宵达旦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要用筐将清洗过的“葫芦丝”接住。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尽量再次拣出非“葫芦丝”的东西来。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筐装满,端起——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入锅!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葫芦丝”下锅后,负责焯煮的渔民就有得忙了。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搅动、摊铺。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不浪费。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掌握火候,将煮熟的“葫芦丝”装筐。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煮熟的“葫芦丝”倾倒在筛子上准备晾晒。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女工出场了。她们要做的是将筛子上的“葫芦丝”均匀摊开,并将筛子抬到空地上晾晒。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摊开煮熟的“葫芦丝”。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此情此景,我觉得把“葫芦丝”叫做小银鱼真的是恰如其分!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种夹在“葫芦丝”的海兔子,几乎是要被渔民当场吃掉。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偶尔会在煮熟的“葫芦丝”中发现小螃蟹。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小螃蟹回锅再煮。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盛装葫芦丝,还得是这种大号塑料锹。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厂花”也干体力活。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葫芦丝”中分拣出的异类。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很搞笑,特意展示一下分拣出来的小带鱼。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依然是这个院落,到了晚上则是另一番景象——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窜起的火苗——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白色的热气。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夜间的清洗则完全依赖于人工。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白天闲置的大锅和叉子在晚间都生龙活虎起来。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夜间,人工清洗“葫芦丝”进入尾声。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冲洗地面溅起的水柱。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负责清洗“葫芦丝”的渔民收工了。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再次闲置起来的大锅,让夜色很美......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负责煮、晾的渔民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相关流程与白天的作业一样。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厂花”也要留下来,做简单的晾的事情,而晒,就得等到第二天早上了。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夜色中,银鱼清辉。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夜色中,银鱼清辉。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厂花”累了。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搭档。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简单晾过的“葫芦丝”抬进库房,留待第二天晾晒。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盐。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夜色中加工“葫芦丝”让小渔村不眠。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看得出,这是要收工的节奏了——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炉火掏出。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熄灭。而忙碌的晾晒装箱将在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时开始——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二天的早晨,小渔村蔚为壮观的晾晒“葫芦丝”现场——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晾晒过程中要认真剔除杂碎。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忙碌。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穿梭——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基本晾晒干的葫芦丝推进库房。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晾晒后的“葫芦丝”就是这个样子。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晾晒之后的收尾工作在库房中进行——在库房里倾倒“葫芦丝”的瞬间。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近乎堆积如山的“葫芦丝”。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虽然当地渔民一直称这种鱼为“葫芦丝”,但包装箱上印着的却是丁香鱼。因为这批“葫芦丝”要发往外地进行深加工,渔民们只能“忍痛割爱”自己习惯了多年的叫法。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渔民加工“葫芦丝” - 棋簿紫 - 棋簿紫
其实,目前看到的“葫芦丝”加工过程仅仅是粗放型的,更深更细的加工过程将在遥远的南方地区食品加工厂进行。最后给出一段“葫芦丝”即丁香鱼的链接——丁香鱼,体圆而侧扁,身长2至3.5厘米;背部青绿色,腹部银白色;眼大,吻圆突;无棱鳞,无侧线。其个体虽小,闻之似丁香花味,体形似渔家女耳垂的金丁香,故雅名丁香鱼。 据说已经有人工养殖的丁香鱼了,体长达可达250至300mm,体重可达150至200g。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39619)|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