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2015-06-10 22:03:3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6月3日的黄昏为6月4日的大孤山庙会预热——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位于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现为丹东市大孤山经济区),山上始建于唐朝的千年古刹集佛、道、儒三教合一,孤而不群,千百年来自不同地区的人们来此寻找精神的慰藉和心灵的寄托,其宗教影响力在东北三省及京津冀地区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大孤山上有百余间初建于唐朝的寺庙,是东北现存的最完整的古建筑群之一。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古建筑群分为上庙、下庙。上庙由药王殿、玉皇殿、真武庙、圣水宫、龙王殿、佛爷殿、三霄娘娘殿、一层楼、观海亭和佛塔组成。下庙由吕祖亭、天后宫、关帝殿、财神殿、文昌宫、大雄宝殿、地藏殿、观音殿、天王殿和古戏楼组成。一条中轴线贯穿圣水宫、天后宫和古戏楼,使上、下庙既互为映衬,又连为一体。而且建筑技艺更加精湛,雕梁画栋,垂脊飞甍,斗拱雀替,砖雕壁画,呈现出一派大气磅礴的民族建筑风采。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古老的戏楼多年没戏。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黄昏时分,古戏楼广场一对时尚情侣。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古戏楼广场的游客。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古戏楼广场的游客。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古韵街上的吉他少年。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每年的农历四月十八是大孤山镇一年一度的庙会。本组图片拍摄于2015年6月3日至2015年6月4日(农历四月十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摊点上的海钱儿。在辽东海滩上,生有一种孩童指甲大的海物儿——海钱儿。它圆如铜钱,比铜钱略小,其壳呈回旋状,形如一顶小小的苇笠,青灰中现出纹脉,大多静静栖在滩上。吃海钱,手中捏一根针或者牙签儿,把针尖儿探入,才会把肉挑出来。堪称海中一绝物。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海钱儿稀奇,再来一张。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真羊肉啊!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卖鞋垫的摊贩。那鞋垫,通体都是富贵的金黄色。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美女摊贩很具号召力。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貌似来自云南。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驻足于佛书摊前。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6月3日晚,千年古镇大孤山为庙会预热持续升温——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6月3日晚上9点刚过,我在古韵街拾级而上,打定主意在大孤山庙宇之间游走一宿。最终的结果,我做到了,但第二天中午回到宾馆,重重地躺在床上,我发现自己几乎起不来了。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哈哈,在东港市内夜市摆摊的兄弟姐妹也来了!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还有他们,啤酒喝得那叫一个酣畅!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古韵街上的摊贩和游人。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据孤山镇志记载:早在宋代就有庙会了,庙会集会地址在下庙戏楼广场,规模鼎盛时期是在清代的乾隆年间,当时重修海神娘娘庙时,兴起了海神娘娘庙会和药王庙会,每年的四月十八天后宫举办民间娘娘庙会,随着时间的迁移,海神娘娘庙会日渐兴隆,特别是道光年间建成戏楼后,庙会盛况日常空前,庙会内容也日益丰富多彩,烧香拜佛,祈福还愿等,掺和着文艺节目、戏曲、杂耍、旱船表演,同时还有商品交易,解放初期和文革期间中断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古建筑群是中国最大的道,佛,儒三教合一古建筑群落。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6月3日晚上有大风,但月亮很圆,与古韵街上的仿古建筑相映生辉。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6月3日晚上10点,我以为自己“起了个大早”,艰难地爬到下庙的天后宫才发现,更有早行人!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卖随缘香的人已经做好通宵达旦的准备。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原以为接近6月4日零点的时候才是香客拥挤的高峰,然而,6月3日晚间10点刚过,天后宫庙门前已经是水泄不通了。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夜游大孤山古庙宇,我才真正体会到曾经在书本上学来的“青灯古佛”是怎样的意境和感受。如今寺庙,青灯不在,那种只是用来生活照明的节能灯所发出的微弱的光亮,给夜间拍摄造成很大的困难。不过,这幽暗的光亮倒是与千年古刹相得益彰——青灯、古佛。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暗影处销售随缘香的是志愿者。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莲花灯,最是好看。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为婚姻牵线搭桥的神像。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6月4日零点到凌晨3点,大孤山上下庙的香客几乎呈鼎沸之势。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风吹起的香雾。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玉皇阁。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海神娘娘殿。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整整一夜,我的足迹从大孤山下庙到上庙,又从上庙延伸至大孤山巅峰。大约在早晨5点50分的时候,我从大孤山之巅下山至此,拍下了这张图片:一头用来还愿的毛驴。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如我一样,这位贩子整夜值守于大孤山古刹之中,迎来晨光。比我安逸的是,远处的卧式帐篷是他夜间休息的场所。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块石碑有些意思。安倍仲麻吕,一个盛唐时期来中国的日本留学生。历史上,安倍仲麻吕并未到过东北,大孤山的圣水宫下望海亭边怎么会有这样一块石碑呢?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东北被日本人占领。当时,大孤山的一个亲日文人为了讨好日本人,在孤山庙立了这块安倍仲麻吕之遗迹的碑。立碑时间是1934年(甲戌年)。那个文人知道唐代有个阿倍仲麻吕,他想说明中日亲善历史久远,就杜撰出安倍仲麻吕在唐朝时到过大孤山。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那个亲日文人见大势已去,把石碑掩埋在大孤山的山沟里,可他本人还是没能逃脱被当时国民党政府枪毙的命运。经过几十年山水的冲刷,这块石碑在1980年代初露出了地面,被不明就里的园林人员又给立了起来。安倍仲麻吕遗迹碑的故事,算是一则笑闻,但对此义愤填膺就大可不必了。只是公园管理方有必要作以说明,免得时间久了以讹传讹。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在早晨5点多开始下山,顺着夜间来时路返回,也一并感受一下晨光中的上庙下庙与夜间有什么不同。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年龄最长的银杏树,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树干之粗需要四五个成人合围。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她拥抱着1800年的古树,很久很久......这一幕,让我见识了什么才是虔诚。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上庙依着垂直于地面90度的峭壁而建。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千多年,沧海桑田,这里的峭壁和庙宇,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稳健。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圣水宫的泉水。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消防战士与工作人员在准备消防设备。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一堵残存的古墙,与千年古刹同龄。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拜土地庙。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打卦算命虽非主流,却一直孪生于庙会文化中(共21张图片)——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林政人员在清理打卦算命的。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这位道袍算命人说自己的某位亲属在某公安厅。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林政人员不为所动,道袍算命人只好收摊。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突然,道袍算命人怒了,他说,你们谁动我一下试试,我施点法术明天就让车把你们撞死。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林政人员只能沉默对峙。我却生出感慨:若真是得道之人,又何必口出毒言?善哉善哉......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好一个风流倜傥的道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见我将相机端起,他索性大方起来,拦住一位香客,坦然摸骨,指点迷津......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就是传说中的屋脊六兽(也作“五脊六兽)。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那1800岁的古银杏与我深情对望。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来处来,向去处去。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就是在右下角的大石头处受伤的。当时腿部流了很多的血却无暇顾及。如今伤口已经愈合。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武警在现场维持秩序。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戏楼广场去往下庙上庙的入口。门票每张30元。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香客们通过入口急匆匆地上山。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古韵街至庙宇,人潮汹涌。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行乞招数千变万化真假难辨,但没了丐帮佐餐,庙会大戏可能就少了滋味(共12张图片)——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二位仁兄,老相识了!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爷俩很是有趣,正商量着用怎样的惨烈的招数博同情呢——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果然惨烈!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小时候被丐帮头目打残了专事行乞的兄弟,连警察都看不过眼了。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爷们,眼熟得很嘛!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又一位在小时候被丐帮头目打残的兄弟很“励志”地行乞。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爷们的行乞带有很强的暴力色彩,动辄就要挥起手杖打人。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世界历来不乏好心人。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唉......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身残志坚自食其力”的行乞者。这位失去左腿的乞丐,至少有着还算动听的歌声。

大孤山庙会众生百态 - 棋簿紫 - 棋簿紫
见了乞丐上镜,总会有人无底狂喷,实在没这个必要。乞丐的历史可谓久矣,尤其庙会这样的场合,某种程度就是一个丐帮的大聚会。大孤山庙会如此,其他的庙会如此,从古至今的庙会,莫不如此。真乞假乞都是乞,无非是庙会大戏中的折子戏。至于满地的垃圾,我也差不多用了三天的时间在孤山镇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努力寻找,结果很失望,偶尔有,但遍地却不见,难不成是垃圾怕我长腿跑了吗?真不知某媒体报道的”垃圾遍地“是怎么拼出来的。甭说是在孤山一隅,遍访中国大大小小的庙会,那动辄几万几十万的汹涌人潮,没有点垃圾,这种可能是否存在?心中有爱,自然美好——大孤山,明年庙会我还来!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15123)|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