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我镜头里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2015-08-25 03:59:2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社会主义新农村?中国幅员辽阔,不同的地区情形不同,所以,很难给出完全统一的的答案。有人说过,如果不了解中国的农村就等于不了解中国。了解中国农村谈何容易,但是,用一个夏天的时间管中窥豹还是可能的。2015年的夏天,我在农村呆了差不多两个多月的时间,用相机记录了我所见到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致情形(共90张图片)——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还是先从一张凳子开始吧——哦,这不是一张普通的凳子,它的年龄至少有一百岁,并且,在满族聚居地,它的名字被叫做“屋凳子”,即屋子里用的凳子。至少一百年来,这张不会说话的“屋凳子”,像一个沉默的思想者,注视着旧中国农村和新中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沧桑变迁。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种藤编器具叫线笸箩。跟屋凳子比起来,线笸箩相当年轻,大概不到四十岁。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主人从线笸箩里夹出的器物叫线板子。在没有缝纫机的年代,农村人用这种器物来缠线。图片中的线板子已经年过半百。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个中间凹下去的木制品有一百多岁了。主人说,这种木制品是从他的太爷爷那里传下来的,是农村人家用来作为捶洗衣服平台的。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近些年,这种几乎没有任何经济价值的树在一些村屯被大力推广种植,其作用仅仅限于绿化。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地农民说,这种树属于槐树的一种,与传统意义上的槐树不同的是,它的浑身并不长刺。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5年夏天的前半程,辽东南地区大部农村干旱少雨,严重影响了农作物的生长。虽然夏天的后半程雨水多了起来,但这块玉米地绝收已成定局。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辽东南地区有一句俚语“黄花菜都凉了”,说的是行动极为迟缓。这就是俚语中提及的黄花菜开出的黄花。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开花之前,农民会将黄花菜摘回家用开水淖熟了冷藏起来,留待炎热夏季作为蘸酱菜食用,口感相当清爽。那么,普通农家在夏天还会吃什么呢?继续往下看——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土豆炖芸豆。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菜饺子......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新农村总有新鲜事儿。这只大母鸡系家鸡和野鸡的杂交品种。于是,它下的是绿皮鸡蛋。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景儿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主人将杂交鸡下的绿皮蛋和普通鸡蛋进行比对。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地块不成片的农村,老牛依然是不可或缺的生产工具。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然也包括这样的铡刀。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辽东南农村讲的是“头伏萝卜二伏菜”,但在2015年的夏天,由于前半程严重干旱,到了中伏,农民等不及老天降雨,只能强种秋菜。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样有着至少几百年历史传承的园杖门依旧普遍。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桔梗为什么会叫做包袱花根?答案就在这里——桔梗的花苞像包袱。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桔梗开花了。桔梗的根部既是药材也是食材。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枯死的树桩吗?不,它只是年龄太大,有一百多岁了。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靠着古老的树根输送养分,合欢树(芙蓉树)的花朵娇艳盛开。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合欢花掩映着一个四世同堂的幸福农家。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孙媳妇拿出最古老的家传物件——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将近有两百年历史的陶制筷抽子。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家传老物件——袜板。很早年缝袜子的必需品(将需要缝补的袜子套在袜板上)。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四世同堂幸福农家的合影。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新农村,有太多的变化,也有太多的不变。将《乡间小路》的歌词稍作改动就很能说明问题——走在乡间的油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伙伴......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生产队时期的遗迹——碾盘——磙子在远处。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生产队时期的遗迹——木质牲口槽子。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极为罕见的美女蚕农。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城里人发明的广场舞在新农村也很有市场,且后继有人。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左邻右舍的勃勃兴致被临时降下的阵雨给搅了。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村里一位年近八旬的驼背老人。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她用这样的方式洗头。夏季农村,用河水洗头是相当一部分人的首选。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新农村建设有柏油路面“村村通”,当然也有这样的土质乡道。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然也有这样更糟糕的乡道。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再糟糕的乡道也阻挡不了城里人到乡下卖早点的步伐。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当下的辽东南地区,地理位置再偏远的农村,居住环境也有相当程度的改观。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普通农家招待客人的午餐。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至于家养生猪,采用的方式当然是传统的。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农妇从河里拎水回来。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用河水喂鸡鸭鹅。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靠山吃山,靠水用水。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今年夏天,我一直在用相机记录柞蚕的生命历程,对于它们的各种情形已经十分熟悉,但是这一幕还是让我惊讶——因为在此前我所获取的信息是,柞蚕一生只吃柞树叶,拒绝其他物种,然而,这棵非柞树上却健康生长着很多蚕宝宝。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地农民说,目前看这些柞蚕还算正常,至于到了秋天能否作茧就难说了。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的惊讶在继续——图片左边的大母鸡,已经长出跟右边大公鸡一样红硕的冠子。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母鸡居然能变性?是的。当地农民说,这只老母鸡已经17岁,是地地道道的老母鸡。晚年变性,在老母鸡身上出现的几率并不小。这只老母鸡在6月末产下最后一只蛋就开始变性。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农民准备磨刀。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磨完之后还得用手试试刀刃是否锋利。这个动作在辽东南地区被称之为“当一当”。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骑摩托车的村民小组长。

我拍了一夏天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山上有婆婆头儿(甜中带酸的野果)。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我在今年夏天见到个头最大的婆婆头儿。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山高路险。但挡不住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摩托车骑行者。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们只能如此,因为这是他们走出大山的唯一方式。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山里的松树林。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拍了一夏天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拍了一夏天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拍了一夏天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干插墙?

我拍了一夏天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拍了一夏天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几乎处处可见干插墙。

我拍了一夏天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但此处不干,有水,当然,也是路。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农家的曲麻菜开花了。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夏天的后半程,得益于频繁的降雨,秋菜和碱篷子花共同茁壮成长。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新农村的拾荒者。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房前屋后尽海棠——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强降雨过后的农家菜地。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一次知道皂角树是因为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第一次见到皂角树居然是在今年夏天的辽东南农家。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蝉脱壳了。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蝉旁边的茄子多么像番茄。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中国的农村小学数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达到鼎盛,此后逐年递减,直至近些年已形成不可逆转的锐减。图片中的小男孩要寻访的是他父亲和叔叔当年就读的小学。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男孩所就读的乡镇中心小学去年还有三百多学生,今年已经锐减至二百多一点。至于像他的父亲和叔叔就读过的村小之类的学校数量,在一些乡镇已经趋近于零。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镜头里的新农村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5年夏天的辽东南农村气象呈现两个极端,上半程干旱少雨,致使部分地区粮食减产甚至绝收,到了后半程雨水频仍,部分偏远地区乡下土路被冲毁,给农民的出行带来极大不便。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1041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