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微信公众号 :棋簿紫

网易考拉推荐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2015-08-04 08:12:0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8月2日上午拍摄的画面,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但对我来说,却匪夷所思,因为正在洗芸豆的女孩就是我在8月1日拍摄村子里广场舞第一张照片中间的女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撞片”?(共70张图片)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女孩的劳动成果。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而我的成果绝不仅仅是在乡下的农家院“撞片”了一个女孩,更有二十多年后与教过我的老师不期而遇,并且,是两个。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洪奎,一个说我脑袋里装的都是金子的老师。在不见面的二十多年中,每每想起他时,除了“金子论”,我还能想到——“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那个时候,于老师还是一个未婚小伙,然而,二十多年后再见面,于老师距离退休只有一年的时间。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周立人,在不见面的二十多年中,每每想起他,挥之不去的便是“虹吸现象”。我给周老师做过一年的物理课代表,这对于到了高中因困惑于力的合成与分解而选择了文科的我来说,多少有些不可思议。那个时候,周老师也是个未婚小伙,二十多年后再见面,周老师距离退休仅有两年。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而我的师母,于洪奎老师的爱人,也同样奔六。当年于老师教我时,我并不知道她的存在,如今认识,却毫不生疏。师母话语不多,正在院子里用大锅烀苞米,时不时会丢过一句话,“到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想吃什么自己动手,随便拿”我自然毫不客气,“师母,到了这里我会装假吗?”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一大锅的烀苞米,显然不是招待我一个人的,甚至,不是招待我的,因为事先于老师和他的爱人并不知道我会混迹于一群文化人之中。8月2日的上午,在乡下,在于老师家的院子里,我是一个标准的不速之客。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院子里有些忙碌。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对这个院子不大陌生。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常来这里。如今,再次走进这个院子,我的内心却有了一些愧疚,似乎,我对不住于老师当年送给我的“金子论”。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样土法做出来的地瓜粉有些陌生。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老师解释说,笨鸡炖地瓜粉,是经过仔细”论证“后才放进大锅的。原本是要走一个传统路线”笨鸡炖蘑菇“,但有人说,笨鸡炖地瓜粉更别致,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尝试。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师母是8月2日上午最忙碌的人。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长的地瓜粉,蕴含着我久远却不可磨灭的记忆——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相信,这里一定不会放大蒜,因为于老师不吃大蒜。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院子里的大锅柴火正旺。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是做给城里文化人吃的大锅酸菜。当然,我除外。我相信,这里,也一定不会放大蒜,因为,于老师不吃大蒜。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于老师家的后屋门出去是一条窄窄的甬道。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房前屋后都在忙——因为跟于老师要好的几个文人要在房子后面的小溪旁朗诵自己的作品并现场作画,于老师和周老师的联手忙碌从头一天的下午就开始了。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师,您坐下来,我给您拍一张劳动之后的纪念照。“我一边请周老师坐下一边按动着快门。厚脸皮地说,我曾经是周老师的得意门生,然而如今,我这个门生,应该不会让周老师得意,既没高官厚禄,更不光宗耀祖。我只能在心里说,”老师,学生我没那个命更不是那种人——对不起了!“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老师自家院子里的黄瓜和烀好的苞米,成盆地端到屋后——这就是城里文化人最为青睐的餐前餐。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美女文化人太顾忌自己的吃相,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是,就巧妙地避开镜头。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作家正深情款款朗诵自己的作品。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美女主持几乎涉水。这造型,宛如现代版的《诗经》。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中国红。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油桃也红。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画家现场作画。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书法家展示毛体书法。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从于老师家的地里拔出正在成熟中的花生,“栽赃”一位文化人,”这是你的证据和不良记录“。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群城里文化人,见过太多的阵势,却难得有纵情于山水的机会。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孟,我的高中同学,也是城里的文化人。8月2日的上午,他”偷拍“了我好多。我的各种情形被他的相机被那个”撞片“女孩一览无余。(师母跟我说,”撞片“女孩是后院的邻居,临时过来帮忙的。呵呵,“撞片”是这样”炼成“的)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我的师母、于老师的爱人,正儿八经地致欢迎词。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真诚的几句”吃好喝好“之后,不善言辞的师母赶紧跑开。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老师家的房后,简单的音响设备传出并不简单的声音。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老师的邻居隔着树丛,好奇而友善地观望小溪对岸一群文化人吟诗作画。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而擅长水彩画的画家,干脆将于老师家的炕头当作画板。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涮洗画笔,准备就餐。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地道的酱焖鲢鱼头。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桌农家菜,无一不是原生态。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此时,于老师只顾着招待他请来的文化人朋友,我却注意到夹在他T恤上的钢笔。于老师说,他一直在用钢笔写作,离了钢笔,就什么也写不下去了。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老师家的南瓜已经熟了,瓜秧虽到了生长的末期,但,却执拗得如初生一般,努力向上、向上。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大雨突降,紧挨墙角跟我上学时用过的几乎一样的课桌,任凭大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地冲击。

老师老了,师母也老了 - 棋簿紫 - 棋簿紫
雨中,于老师家的院墙别有情韵。这堵墙,已不是我儿时见过的模样,它有些年轻,而它的主人、我的老师,已经渐渐老了......

(温馨提示:本图文仅在网易博客发布)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606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