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2015-12-12 11:59:4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7月26日,故乡有风,吹热了夏天,吹走了韶华,吹老了岁月......任尔再能吹,也吹不掉那份刻骨铭心的乡情底色。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5年7月26日。树是路标,跟着它就能找到故乡。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水库的堤坝。前方是卧龙村之所在,身后是七股顶村之所在。卧龙的名字好理解,卧虎藏龙;七股顶的名字一直费解,何意?关于水库名字长期以来就有纷争:卧龙人说是卧龙水库,七股顶人说是七股顶水库——我宁愿叫它卧龙水库。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1975年的时候,卧龙水库的这个角落,发生了一件在当时看来算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一个叫郭洪才的30多岁男子,在点燃炸药导火索时误将自己炸死。2015年7月26日,已经从卧龙村党总支书记任上卸职的徐贡生介绍说,是年,他任卧龙大队的民兵连长,组织了几乎所有的基干民兵将已经七零八落的郭洪才送到二工地的团部医院,此举并非后来传言的救人,而是将已经七零八落的郭洪才整合成一个完整的郭洪才。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不知郭洪才埋骨何方,而水库堤坝下平坦如垠的稻田啊,正生机勃勃。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卧龙水库堤坝的内侧。每隔几年就会对此实施加固。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阴沉的盛夏早晨,露水还挂在草蓬的蛛网上。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牵牛花数十年不变地应季开放。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水库的堤坝上,半裸身子的男子无虑骑行。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这段混凝土材质的桥即便在1974年修建之初也显得狭窄甚至让人担心,终于在1977年后的某天,一个叫郭永芳的男人骑行桥上时,不慎跌落,险些送了性命。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水泥桥尽头的丁字路。路的右边通向卧龙八队。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通往卧龙八队的路绕着水库。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路上有好看的景致。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来自城里的钓鱼爱好者寻觅着插旗位置。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城里的钓鱼爱好者已经将标旗插好。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钓鱼比赛尚未开始,这个城里人已经先钓为快了。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城里的钓鱼爱好者陆续走来。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盛夏的热风很有力地将白杨树吹得频频舞蹈。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是,故乡的路就有了风的颜色。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于是,蝴蝶在花间翩然。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于是,麻雀与鸭子和谐共处。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7月末能有樱桃吃,算是意外之喜。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垂柳掩映谁家门啊?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紫色牵牛羞不语。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你弟弟跟我同学啊,能联系上吗?”“能,当然能。”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卧龙八队的妇女好奇打量外乡人——其实,这里没有外乡人。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猫总是富贵和慵懒的,即便在这样的场合。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由卧龙八队去往卧龙三队。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路边的地瓜居然有花开放。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7月26日的上午蜻蜓飞舞。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赤裸上身的男子低头寻找最嫩的茄子。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正值暑假,卧龙小学操场阒无一人。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最初的时候,有树的地方是露天厕所,现在已经搭起了棚子。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最初的时候,这个台子是由泥土夯实的,四周砌了石头,用水泥勾缝儿。如今外表已经是这般富贵的模样。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孩子是老吕家的后代,他很热情。(他的父亲应该是我的小学同学)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吕家的后代说,山楂树下的房子就是郭洪才遗孀刘金花现在的住处。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图片右边裸露出泥土的路是当年从山上去山下或者从山下去山上的必经之路,远处的房子已经是现在的长山镇敬老院资产,远处凸起的树草茂密的地方就是大庙山。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长山镇敬老院被松树和梧桐掩映着。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敬老院门口的几间房子以前是敬老院的小卖店。1995年寒冷的冬天,敬老院死了一个叫孙世政的50岁男子。因为死因不明,孙世政的四个侄子到敬老院闹了几天。那些天,他们白吃白喝了小卖店不少的东西。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站在长山镇敬老院的楼上俯瞰卧龙四队。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敬老院的花很黄。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敬老院里这个已经被封盖的井在1980年代以前属于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孙姓人家。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小井上方原本是孙姓人家的自留山,随着孙世政的辞世,自留山以及孙家老宅均被公家收回和购买,辟为敬老院的领地。而领地之内的果园已经被一个叫姜仁成的人承包。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敬老院往山下走绕不过的是林均章的草垛。林均章早已作古,现在的主人据说是他的儿子林治勇。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林均章家前方的红瓦房是1960和1970年代的青年点。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70年代的青年点远不如现在这般“豪华”。1970年代的某个春天午后,一个小男孩就是站在这个院子里听一个叫刘忠山的知青拉小提琴开始了音乐启蒙。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青年点左边的房子在1970年代是一个于姓下放户的住宅。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左边“于希军”,右边“知青”。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卧龙三队唯一“幸存”的老房子。房子最初的主人叫赫崇英,现在的主人是苏勇,卧龙三队的人送其外号“老苏修”。苏勇现在快八十岁了,一人独处。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屋里居然还有电视。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苏勇的屋内陈设。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跟无人居住几乎没什么区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距离苏勇家很近的这处废墟以前住着孙景会一家人。孙景会一家迁移他乡后,房子并未卖掉,于是就成了史有山、施日祥和孙成文等几个顽童“作大怨”的乐园。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5年7月26日,在自己当年“作大怨”的废墟前驻足良久后,孙成文上山寻找大井之所在。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75年的某天,一个叫孙世祥的人因为走资本主义道路搞大车拉脚遭致猛烈批判后,投进这口井里,幸被救起。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远端的瓦房曾经是孙世祥一家从山上搬到山下的住处,后来卖给马姓人家。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野桃子。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寻找最有故事的石坑与石头。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手指方向,均是1976年以前的石头。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76年以前的石头会“说话”也会“流泪”......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5年7月26日的婆婆头儿。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巧遇施金凤。“等我回家换换衣服,穿睡衣怎么上山?”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跟着施金凤上山。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施金凤在自己自留山的板栗园频频摆造型。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60多岁寡居多年的施金凤很是个人物。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挥手之间。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施金凤的自留山俯瞰卧龙四队。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邂逅张立红的遗孀董树青。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跟着施金凤去卧龙二队走访刘淑琴。刘淑琴现在已经当奶奶了。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82年,刘淑琴与赵君平的结婚照。赵君平是刘淑琴的老公,7月26日当天,赵君平外出打工不在家。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结婚时的牙具。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结婚时的高大上双卡收录机。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结婚时的写字台。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架在高低柜上的座钟。
 
故乡的路有风的颜色 - 棋簿紫 - 棋簿紫
忆往昔,刘淑琴已经完全没了当年演喜儿的豪情。 
 
——棋簿紫原生态(不修图)的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495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