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提琴大工匠的36年 花掉积蓄超百万   

2016-12-22 09:06:0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汝通,沈阳音乐学院乐器工艺系副教授,国家一级提琴制作师,高级实验师,中国提琴制作师协会理事,美国小提琴协会会员。

    1985年,22岁的单汝通从东北乐器公司考进沈阳音乐学院,跟随恩师江云凯学习提琴制作。

    目前在东北地区,仅沈阳音乐学院设有提琴制作专业,而单汝通是这个专业唯一的在任教师。 

    从教至今,为了缩小中国制造与国外名琴的差距,单汝通已经花掉做琴积攒的100多万元购买国外名琴用来研究相关工艺。他的举动被学生赞为“大工匠大手笔”。

    36年专注提琴制作与传承,单汝通用自己的方式在勾勒着愿景和未来,中高档手工提琴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仅靠几十个上百个大工匠是无法满足的,而培养提琴制作师的周期又太漫长,再过6年我就退休了,必须得抓紧,否则我会给自己留下太多遗憾。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沈阳音乐学院第三教学楼一楼,乐器工艺系的走廊。不足30米的距离,单汝通已经走了31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31年前,1985年那个夏天,22岁的营口小伙儿单汝通揣着梦想走进这座心目中的音乐殿堂。那个时候,站在黑板前的是恩师江云凯。31年后的冬天,这里的教师叫单汝通。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在音乐学院,提琴制作是一个小众专业,以至于极容易被外界忽略,但在学生的心目中,单汝通就是大师、大工匠。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说,大师太夸张,大工匠倒是事实,虚岁54了,年纪大了,做的又是木匠活,不是大工匠是什么?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然而,做提琴的人绝非一般的木匠,从选材到最后出成品,要经过200多道工序,其中融合了木材学,声学、力学、化学、数学和美学等等学科门类。有很多的不同,做提琴的要会演奏,对提琴声音的辨别能力和手感尤为重要。单汝通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作为国家一级提琴制作师,大工匠单汝通已经干了36年的小活儿。单汝通说,制作提琴干的都是小活儿、细微活儿。无数的、不厌其烦的小活儿细微活儿累积了几十年,才可能出一个大师。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1980年到营口的东北乐器公司、1985年考入沈阳音乐学院......至今,36年来,单汝通不断从前辈那里汲取着丰厚的营养。单汝通说,一句话,现在的我,需要把这些营养传输给我的学生,培养出能够超越前辈和我的提琴制作师。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1988年毕业留校,单汝通先是给恩师江云凯做了4年助教,1992年才开始独立授课。曾几何时,单汝通与江云凯亦师亦友亦是伴,然而,随着江云凯的退休,他便成了孤家寡人。单汝通说,“做大工匠就得承受大孤独”。目前,东北地区仅沈阳音乐学院设有提琴制作专业,而单汝通则是这个专业唯一的在任教师。目前中国提琴制作的从业人数和提琴产量都是世界第一,但教师数量却不是第一,能成为大师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作为国内第一批国家一级提琴制作师,单汝通有足够的资本和时间在国际上出名,但他在个人制琴和传道授业之间进行了取舍。单汝通说,我出名了,再怎么好也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学生怎么办?如果我的老师当年也这么干,还会有今天的我吗?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这一刻,雕刻刀传达着单汝通的专注。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这样的专注,单汝通坚持了36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说,制作提琴是一项苦其心志的的事业。专心致志做一把琴最快最快要一个月,要坐得住站得稳,你怎么跟学生传授坐得住站得稳?用嘴说不行,得身体力行。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1988年毕业当年,单汝通是因为学业上出类拔萃而被留校任教;后来出国访问交流,也是因为他制作技艺的精湛而被赏识。在美国,一个提琴制作商希望我能留在那里并开出了很诱人的薪酬,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我的志向不仅仅限于做一把多么多么好的琴,就像我的恩师当年培养了我。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制作提琴36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36年,单汝通坐得住、耐得住。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36年,单汝通站得稳、立得稳。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制作小提琴的200多道工序,大多属于雕刻范畴,而如今的单汝通能够雕出名堂,多少要仰仗着从小练就的童子功。我们小时候都玩木头小手枪,我自己动手刻,也给别的孩子刻,他们都夸我刻得好,我现在能从事提琴制作和教学,跟那个时候总被人夸有很大关系。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拿起材料,单汝通说,对于提琴选材,每一块木头都有其特殊性,一颗树的树根,树梢制作出来琴其声音都会不一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那么对于学生来讲,手工好的不会演奏,会演奏的手工又差,两者兼有的少之又少。做一把琴可以用一个月一年,但带出一个学生四年都未必成器。虽然我们常常开玩笑说自己是木匠,但是做提琴的木匠可要比做家具的木匠难多了。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很羡慕现在的学生,制作提琴的工具全部高端化,比起自己上学的时候不知要好多少倍。我们上学的时候,工具不行,甚至简陋粗糙,像点样的工具买不到,只能自己做。现在的工具真的是太好了,加之现在提琴制作的资料和技术包括目睹高水平的提琴,中国有自己的提琴制作师协会,有中国的提琴制作国际比赛,平台好了,交流广泛,做出的琴也越来越好,这也是目前国产手工琴跟国外的差别越来越小的重要因素。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虽然国产手工琴的工艺和品质已经不输给国外,但中国提琴制作师的名气与影响力却并没有跟着水涨船高。说白了还是重视程度不够,从事演奏的往台上一站那是风光占尽,但搞制作的都在幕后,掌声和鲜花中,有谁会去在意演奏者使用的提琴是谁制作的呢?所以,提琴制作者有义务传播提琴制作艺术,让更多人了解提琴文化,欣赏提琴艺术。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除了教授提琴制作,单汝通还要拿出一定时间做提琴的维修和保养工作。单汝通说,“维修和保养对于演奏家非常重要,而我们制作乐器的就像医生一样,保证乐器在一个健康状态下演奏就是我们的责任。”对每一把自己修过的琴,单汝通都会在音乐会结束后跟演奏者交流。这叫跟踪服务,我得了解演奏者的感受,如果修理过的乐器让演奏者不适,那就是我的问题,我也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用雕刻刀在纠正学生在操作中出现的瑕疵。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在单汝通的视觉里,提琴是有型的。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在单汝通的听觉里,声音也是有型的。选材料,敲击木头听声音,凭着声音,未来这把琴的形状品质大致就有了轮廓。即便是走进森林,我的眼里也是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的世界只有琴吗?台球似乎是一个例外。刚上大一的时候,沈阳开始流行台球,几乎没有其他爱好的单汝通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项目,令很多同学诧异。其实他们不用诧异,台球好啊,可以练习瞄准,这是做木工活的基本功。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于是,刨木板时候的单汝通跟打台球时候的单汝通,精准和神情几乎如出一辙。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天生就是个做琴的,即使打台球我也惦记着做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精准是打台球练出来的,这个习惯单汝通一直保持着。尽量不用材料练手,做提琴的木材都很高档,有的甚至是昂贵。对于单汝通来说,精准是一种天赋也是一种锤炼,材料之外练得多了,到了材料上,即便是锉一下,也是毫厘不差。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对自己的职业有另外一个定位——医生。提琴的修补修复,相当于医生;解剖外国名琴,也是医生。为了缩小中国制造与国外名琴的差距,从教至今,单汝通已经花掉了做琴积攒的100多万元购买国外名琴用来研究相关工艺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有自己的财富论:我教过的100多个学生里,哪怕出来一个大师,这也是多少钱买不来的。如果就是想挣钱,当初我就留在美国了。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然而,提琴制作师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还是需要金钱来衡量的。这把在法国人经营的酒店展厅的小提琴,是单汝通3年心血的结晶,也是他个人制琴标价最高的一把——20万元。在单汝通的内心,他太希望这把琴能被某个知音收藏,“我搞提琴制作研究,是自掏腰包,现在的资金实在是有些周转不开了。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尽管遭遇了资金困境,但单汝通依然恪守着最初的本份:做大工匠就要承受大孤独。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大孤独之外,单汝通也有自己的小快乐。东北大学这座普通的办公室是他和几位演奏家在周末品茶论琴的地方。在沈阳,演奏家不少,但制作家就单汝通一个,演奏家们会把自己淘来的外国琴拿出来请单汝通品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在演奏家的心目中,单汝通有点儿神,就那么几下,提琴的大致年份、产地以及品质就能品鉴得有条有理。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单汝通说自己一点都不神。木头无所谓死亡的,它们一直就是有灵性有生命的的物质,它们的呼吸灵动都在我心里,跟木头跟小提琴打了将近40年的交道,它们究竟怎么样我肯定知道。就像现在,我知道,一凿子下去,木头也会痛,但这是新生命诞生所必须要经受的痛、美丽过程中的痛。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冬天,走在沈阳音乐学院的校园,裹紧了羽绒服的单汝通显得很自信。单汝通说,这叫腹有提琴气自华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当这些小巧玲珑的刨子摆在面前,单汝通的心里就充满了底气。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一个普通的周末,单汝通却无法正常休息了。接了学生的电话,他赶紧从家中赶到学校处理学生在操作中遇到的问题。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紧接着,单汝通就开始为另一个学生解决疑难杂症。单汝通说,这么多年,我习惯了,学生们也习惯了。大家好像都没有什么周末的概念了,只要我出现在教室,就很难在短时间离开。不过,想做大工匠,还真得有这样的劲头。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属于单汝通的周末被逐渐堆起来的刨花淹没。

大工匠单汝通 - 棋簿紫 - 棋簿紫36年制作提琴并传道授业,单汝通用自己的方式在勾勒着愿景和未来,中国有13亿多人口,学提琴的人很多、中高档手工提琴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仅靠几十个上百个大工匠是无法满足的,而培养提琴制作师的周期又太漫长,我再有6年就退休了,必须得抓紧,否则我会给自己留下太多遗憾。


棋簿紫原创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178612)|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