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棋簿紫

我没别的意思

 
 
 
 
 

日志

 
 
关于我

网上开博,只此一家,精力不及,别无分店。我只是一个把相机当作硕大的笔来写字的人。另外,我是一个出生在辽宁的山东人。QQ1565649751

网易考拉推荐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2016-04-13 01:00:2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主席纪念堂,一个世人皆知的著名建筑,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丹东大理石矿(东沟县大理石矿)跟它有什么联系。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是:1977年1月,当时的辽宁省东沟县大理石矿承担了开采毛主席纪念堂装修用部分大理石的任务。因为有了这份情缘,2006年,退休的老矿长做出了放弃进城留守矿区的选择;在经营权变更为私人承包后,矿里曾经的骨干谢绝了其他理石矿的高薪聘请,选择了留守矿区......在丹东大理石矿(即东沟县大理石矿。本文将在多处遵从当地人习惯叫法使用“县矿”二字)几代人的心目中,无论自己是否亲自参与过毛主席纪念堂装饰用大理石的开采,毛主席纪念堂都有自己的一份——那是一种荣誉,是一份用金钱换不来的难以割舍的情缘。(拍摄时间:2016年3月25日、4月1日、4月7日)(共50张图片)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在71岁的张文树心中,这个外观并不豪华的大茶缸胜于家中任何一样值钱的东西——大茶缸上“敬制毛主席纪念堂纪念”的字迹印证并传递着他和几代县矿(东沟县大理石矿即现今的丹东大理石矿)人难以割舍的情缘。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66年,国营东沟县大理石矿成立,21岁的农村小伙张文树通过招工成为矿里的一名工人,直到2006年从矿长任上退休。在四十年的开矿生涯中,令张文树最为没齿难忘的就是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大理石那个连轴转的一个多月。也正因为此,退休之后的张文树,干脆就把家安在距离矿区很近的村子里。张文树说,“就是舍不得啊,这个矿出过毛主席纪念堂用的大理石,只要有时间我就能回去看看,方便啊。”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年开采毛主席纪念堂大理石的坑口在长安镇王家村,距离张文树居住的合隆满族乡齐家堡村大约有4公里的山路。张文树说,“刚退休那几年,几乎每周我都会来这里坐坐看看,现在不行了,但是还可以保证每个月来一次。”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当初的坑口依然被使用着。张文树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三十九年前那个不分昼夜连轴转的一个多月。“1977年1月,沈阳大理石厂负责在辽宁为毛主席纪念堂选择大理石用料,走了很多矿之后选中东沟县大理石矿的丹东绿大理石。当时的条件哪比得上现在,很多活都是人工作业。我当时是矿长,接受任务后,我们抽调精干力量成立了敬制毛主席纪念堂大理石突击组,我任组长。一个多月时间,每天三班倒,24小时不间断地作业,我们采掘出一匹荒料,沈阳大理石厂就运走一批到沈阳加工。那个时候,我们对毛主席有感情啊,干起活来心里激动自豪啊。”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此后的近四十年中,东沟县大理石矿的名字在1985年变更为丹东大理石矿,再后来,经营形式由原来的国营变为承包经营。但无论怎样的变化,老矿长张文树和几代县矿人对毛主席纪念堂的情缘却一直未了。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2016年,一个春寒料峭的上午,张文树回到工作了四十年的矿部,正巧碰上矿名标牌被风吹倒,他赶紧上前扶起来。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每次回到矿部,张文树都要在台阶上走几个来回。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县矿经营权变更后,需要三名职工留守。副矿长王辅生选择留了下来。1969年进矿的王辅生是1977年开采毛主席纪念堂大理石突击组的主力。当初,在决定离开还是留守的时候,几家私人矿曾邀请他去当生产顾问,并开出月薪八千的高价,但是王辅生选择了拿着一个月两千多元的工资留守县矿。王辅生说,“不是我境界高,只是我舍不得,我亲自在这个矿里开采过毛主席纪念堂用的大理石啊,这么说吧,毛主席纪念堂有我一份啊。”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两位曾经共事几十年,也共同为开采毛主席纪念堂大理石流过汗水付出过情感的老战友在矿部门前合影。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如今的丹东大理石矿虽然为私人承包经营,但依旧有县矿的第二代人第三代人甚至第四代人选择了留守在这里。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殷今年55岁,1981年进矿,自称县矿第二代人。理石矿经营权变更后,老殷作为技术骨干被承包人聘用。老殷说,“我没经历过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大理石那段光荣岁月,但是,我们后来进矿的工人都有光荣感和自豪感,每当有人提起县矿,我们就觉得老有面子了。”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殷的搭档叫李国良,跟老殷同岁,同年进矿。李国良说,“矿里被承包时工人需要分流,附近几家私人矿得知消息,都过来抢人,给出的报酬也很高,但我们还是选择留下来,我们对这个矿有感情,这里开采过毛主席纪念堂的大理石,这不是钱的事儿。”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殷说,做为县矿第二代人,我们虽然没有亲自开采过毛主席纪念堂所用的大理石,但现在的流程跟当年基本是一样的,只是设备比那个时候要好多了。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工作中,老殷和李国良是搭档。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们的工作是放料。所谓放料就是将开采出来的大理石荒料按尺寸进行切割。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块巨石就是一座山。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切割巨石时前,需要挖掘机辅助起吊设备。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殷和李国良从挖掘机上卸下电机。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石坑里抡锤打钎的是承包人从周边村庄雇过来的民工。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抡大锤的民工说,虽然自己不是县矿老人,但在这个矿干活和在其他私人矿还是很不一样的。“我跟别人说是在县矿打石头,他们都很羡慕,县矿这个金字招牌还是管用的,毕竟是出过毛主席纪念堂大理石的地方啊。”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开挖掘机的90后小殷自称县矿第四代人。“在县矿开挖掘机和在其他地方感觉不一样啊,别人问我你在哪里干?我就拍着胸脯说,就在给毛主席纪念堂开采大理石那个矿!”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配合了挖掘机起吊设备后,老殷和李国良准备调试电源。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殷在检查刀闸开关。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先用小锯将大理石切开一个豁口。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殷在给大理石切开豁口。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正式切割大理石的时候使用的不是锯片,而是合金绳。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通上电源,被合金绳切割的大理石冒出白烟。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为了降温并消弭白烟,需要向切割处喷水。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老殷搬来石头压住巨石上的自来水管。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水花喷溅时,白烟消散。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一块巨型大理石切割完毕需要三到四个小时。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切割好的大理石被标上编号规格等数字。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切割下来的边角余料也不是废料,载重大货车会将它们运到港口或其他建筑工地作为夯实基础的材料。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骑摩托车向矿区驶来的人叫张喜悦。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1985年进矿的张喜悦自称自己是县矿第三代人。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从进矿第一天到现在,张喜悦从事的工作都是对各种设备进行维修和保养。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张喜悦工作的地方是距离坑口较远的山坳,空地上堆满了加工好的大理石米。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张喜悦说,县矿的经营权变更后,技术工很抢手,但我还是选择留在了县矿,不是承包人给的工资有多高,而是我对这个矿有份感情。虽然没亲身经历为毛主席纪念堂开采大理石,但是那种荣誉感却在一代一代的县矿人身上扎了根,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正在往集装箱上装大理石米的是张喜悦的新伙伴。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张喜悦的新伙伴正往集装箱上装大理石米。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张喜悦的新伙伴正往集装箱上装大理石米。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这位装卸工说,“俺们都是老板从附近雇来的,不是县矿老人。但县矿真是个金字招牌啊,老板招人的时候说是来县矿当搬运工,俺们知道啊,不就是给毛主席纪念堂开采大理石那个县矿干活吗?二话不说俺们就来了。”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检修之后张喜悦还需要对铲车进行试车。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试车的时候张喜悦会把铲车开到矿部门口。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铲车上的装卸工招手致意那一瞬,散发的是满满的自豪感。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只要有时间,张喜悦就一定会去坑口找老工友闲聊。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虽然同在一个矿区,但因工种不同,老工友难得见上一面。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他们是这个矿区的留守者。因为有对毛主席纪念堂那份难以割舍的情缘。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第二代和第三代县矿人在坑口合影留念。

毛主席纪念堂情缘的留守者 - 棋簿紫 - 棋簿紫
曾经,他们是县矿的骨干;后来到现在,因为与毛主席纪念堂那份无法割舍的情缘,他们选择了留守。

棋簿紫原创纪实图文
  评论这张
 
阅读(74202)|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